無畏王子經

Abhayarājakumāra (MN 58)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 無畏王子去見尼乾陀若提子。抵達後,向尼乾陀若提子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尼乾陀若提子對無畏王子這麼說:
「來!王子!你去論破沙門喬達摩,你必有這樣的好名聲傳出去:『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被無畏王子論破。』」
「但,大德!我如何論破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呢?」
「來!王子!你去見沙門喬達摩,抵達後,對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大德!如來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嗎?』王子!如果沙門喬達摩被這麼問而這麼回答:『王子!如來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你應該對他這麼說:『大德!你與任何一般人有何差異?因為,一般人也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但,如果沙門喬達摩被這麼問而這麼回答:『王子!如來不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你應該對他這麼說:『大德!為何提婆達多被你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提婆達多墮地獄,提婆達多持續一劫,提婆達多不可救濟。」提婆達多因你的那些話而成為憤怒的、不滿意的。』王子!當沙門喬達摩被你問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猶如十字鐵被附著在男子的喉嚨,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同樣的,王子!當沙門喬達摩被你問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
「是的,大德!」無畏王子回答尼乾陀若提子後,起座向尼乾陀若提子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
在一旁坐好後,無畏王子看了太陽後,這麼想:「今天非論破世尊的時機,明天我將在自己的住處論破世尊。」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請世尊以自己為第四位,同意明日我的請食。」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無畏王子知道世尊同意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當那夜過後,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去無畏王子的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時,無畏王子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滿足世尊。
那時,世尊食用完畢手離鉢時,無畏王子取某個低矮坐具後,在一旁坐下。
在一旁坐好後,無畏王子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如來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嗎?」
「王子!在這裡,不一向地[回答]。」
「大德!在這裡,尼乾陀沒聽過了。」
「王子!為何你這麼說:『大德!在這裡,尼乾陀沒聽過了。』」
「大德!這裡,我去見尼乾陀若提子,抵達後,向尼乾陀若提子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大德!在一旁坐好後,尼乾陀若提子對我這麼說:『來!王子!你去論破沙門喬達摩,你必有這樣的好名聲傳出去:「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被無畏王子論破。」』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尼乾陀若提子這麼說:『但,大德!我如何論破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的沙門喬達摩呢?』『來!王子!你去見沙門喬達摩,抵達後,對沙門喬達摩這麼說:「大德!如來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嗎?」如果沙門喬達摩被這麼問而這麼回答:「王子!如來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你應該對他這麼說:「大德!你與任何一般人有何差異?因為,一般人也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但,如果沙門喬達摩被這麼問而這麼回答:「王子!如來不會說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你應該對他這麼說:「大德!為何提婆達多被你記說:『提婆達多墮惡趣,提婆達多墮地獄,提婆達多持續一劫,提婆達多不可救濟。』提婆達多因你的那些話而成為憤怒的、不滿意的。」王子!當沙門喬達摩被你問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猶如十字鐵被附著在男子的喉嚨,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同樣的,王子!當沙門喬達摩被你問這個兩難的問題時,他既不能吐出、也不能嚥下。』」
當時,有一愚鈍仰臥的幼兒坐在無畏王子的腿上。那時,世尊對無畏王子這麼說:
「王子!你怎麼想:如果隨著你或奶媽的放逸,這幼兒抓木片或小石入口,你會對他怎麼做?」
「大德!我會取出,如果不能立刻取出,會以左手掌握頭,然後以右手作屈指鉤出,即便有血,那是什麼原因呢?大德!我對幼兒有憐愍。」
「王子!同樣的,凡如來知道那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是不真實的、不如實的、不具利益的者,如來不說那個話;凡如來知道那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是真實的、如實的、不具利益的者,如來不說那個話;凡如來知道那他人不愛的、不合意的話是真實的、如實的、具利益的者,在那裡,如來是記說那個話的識時機者;凡如來知道那他人愛的、合意的話是不真實的、不如實的、不具利益的者,如來不說那個話;凡如來知道那他人愛的、合意的話是真實的、如實的、不具利益的者,如來不說那個話;凡如來知道那他人愛的、合意的話是真實的、如實的、具利益的者,在那裡,如來是記說那個話的識時機者,那是什麼原因呢?王子!如來對眾生有憐愍。」
「大德!凡這些賢智的剎帝利們、賢智的婆羅門們、賢智的屋主們、賢智的沙門們為作問題後來見如來,然後詢問,大德!這先在世尊心中被審慮:『凡他們來見我而這麼詢問者,當我被這麼詢問時,我將這麼回答。』或者,這(答案)立即在如來心中出現的呢?」
「那樣的話,王子!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王子!你怎麼想:你是車子各部分的熟練者嗎?」
「是的,大德!我是車子各部分的熟練者。」
「王子!你怎麼想:如果他門來見你後,這麼問:『車子的這部分叫什麼名字?』這會先在你心中被審慮:『凡他們來見我而這麼詢問者,當我被這麼詢問時,我將這麼回答。』或者,這(答案)會立即出現呢?」
「大德!我是車子各部分稱呼的熟練者,車子各部分全被我善知,這(答案)會立即出現於我[心中]。」
「同樣的,王子!凡那些賢智的剎帝利們、賢智的婆羅門們、賢智的屋主們、賢智的沙門們為作問題後來見如來,然後詢問,這(答案)立即出現於如來[心中],那是什麼原因呢?王子!因為,對如來來說,那法界被善通達,以法界被善通達狀態而這(答案)立即出現於如來[心中]。」
當這麼說時,無畏王子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中略)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無畏王子經第八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