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狗戒者經

Kukkuravatika (MN 57)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利國名叫哈利達瓦沙那的拘利族人城鎮。
那時,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與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去見世尊。抵達後,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位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是做難作者,他吃放置在地上食物,他的那狗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他的趣處是什麼?來世是什麼?」
「夠了!富樓那!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
第二次,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中略)。第三次,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位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做難作的,他吃放置在地上食物,他的那狗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他的趣處是什麼?來世是什麼?」
「富樓那!我確實得不到[你的理解]:『夠了!富樓那!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但,我仍將回答你。富樓那!這裡,某類人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戒,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習慣,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心,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行為,他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戒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習慣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心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狗行為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狗為同伴,但,如果他是這麼見者:『我將以此行為、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神或某個天。』這是他的邪見。而,富樓那!對邪見者來說,我說,只有兩趣之一趣:地獄或畜生界,富樓那!像那樣,當[他的]狗戒成功時,他往生到與狗為同伴,當失敗時,則是地獄。」
當這麼說時,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哭泣、持續落淚。
那時,世尊對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這麼說:
「富樓那!這是我沒得到你的理解:『夠了!富樓那!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
「大德!我不為世尊對我這麼說而哭泣,大德!而是為我的狗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
大德!這位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他的那牛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他的趣處是什麼?來世是什麼?」
「夠了!斯尼耶!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
第二次,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中略)。第三次,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位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他的那牛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他的趣處是什麼?來世是什麼?」
「斯尼耶!我確實得不到[你的理解]:『夠了!斯尼耶!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但,我仍將回答你。斯尼耶!這裡,某類人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戒,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習慣,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心,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行為,他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戒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習慣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心後,完全地、不間斷地修習牛行為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與牛為同伴,但,如果他是這麼見者:『我將以此行為、禁戒、苦行、梵行成為天神或某個天。』這是他的邪見。而,斯尼耶!對邪見者來說,我說,只有兩趣之一趣:地獄或畜生界,斯尼耶!像那樣,當[他的]牛戒成功時,他往生到與牛為同伴,當失敗時,則是地獄。」
當這麼說時,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哭泣、持續落淚。
那時,世尊對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這麼說:
「斯尼耶!這是我沒得到你的理解:『夠了!斯尼耶!隨它吧,請不要問我這個!』」
「大德!我不為世尊對我這麼說而哭泣,大德!而是為我的牛戒長時間完全地被受持。
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淨信:世尊能夠教導我能捨斷這牛戒、這位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能捨斷那狗戒那樣的法。」
「那樣的話,富樓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富樓那!有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教導的這四種業,哪四種呢?富樓那!有黑果報的黑業,富樓那!有白果報的白業,富樓那!有黑白果報的黑白業,富樓那!有導向業的滅盡之非黑非白果報的非黑非白業。
富樓那!什麼是有黑果報的黑業呢?富樓那!這裡,某人為作有瞋恚的身行,為作有瞋恚的語行,為作有瞋恚的意行,他為作有瞋恚的身行後,為作有瞋恚的語行後,為作有瞋恚的意行後,往生到有瞋恚的世界,當往生到有瞋恚的世界時,有瞋恚的觸接觸他,當他被有瞋恚的觸接觸時,感受有瞋恚的、一向苦的感受,猶如地獄的眾生。富樓那!像這樣,生類的往生是因生類自己,由其所作而往生,被往生後,觸接觸他,富樓那!這樣,我說眾生是[自己]業的繼承者。富樓那!這被稱為有黑果報的黑業。
富樓那!什麼是有白果報的白業呢?富樓那!這裡,某人為作無瞋恚的身行,為作無瞋恚的語行,為作無瞋恚的意行,他為作無瞋恚的身行後,為作無瞋恚的語行後,為作無瞋恚的意行後,往生到無瞋恚的世界,當往生到無瞋恚的世界時,無瞋恚的觸接觸他,當他被無瞋恚的觸接觸時,感受無瞋恚的、一向樂的感受,猶如遍淨天的天神。富樓那!像這樣,生類的往生是因生類自己,由其所作而往生,被往生後,觸接觸他,富樓那!這樣,我說眾生是[自己]業的繼承者。富樓那!這被稱為有白果報的白業。
富樓那!什麼是有黑白果報的黑白業呢?富樓那!這裡,某人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身行,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語行,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意行,他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身行後,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語行後,為作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意行後,往生到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世界,當往生到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世界時,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觸接觸他,當他被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觸接觸時,感受有瞋恚的與無瞋恚的、混合了樂與苦的感受,猶如人、某些天神、某些墮惡處者。富樓那!像這樣,生類的往生是因生類自己,由其所作而往生,被往生後,觸接觸他,富樓那!這樣,我說眾生是[自己]業的繼承者。富樓那!這被稱為有黑白果報的黑白業。
富樓那!什麼是導向業的滅盡之非黑非白果報的非黑非白業呢?富樓那!在這裡,凡為了捨斷這有黑果報的黑業之思,凡為了捨斷這有白果報的白業之思,凡為了捨斷這有黑白果報的黑白業之思,富樓那!這被稱為導向業的滅盡之非黑非白果報的非黑非白業。富樓那!這些是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教導的四種業。」
當這麼說時,守牛戒的拘利族人之子富樓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猶如……(中略)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猶如……(中略)說明。大德!我歸依世尊、法、比丘僧團,大德!願我得在世尊面前出家,願我得受具足戒。」
「斯尼耶!凡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他要滿四個月別住。經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但個別例外由我確認。」
「大德!如果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要滿四個月別住。經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我將四年別住,經四年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使我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
守狗戒的裸體斯尼耶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後不久,當尊者斯尼耶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守狗戒者經第七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