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城人經

Aṭṭhakanāgara (MN 52)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毘舍離橡樹村。
當時,八城人屋主第十以某些必須作的事抵達華氏城。
那時,八城人屋主第十到雞園去見某位比丘。抵達後,向那位比丘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八城人屋主第十對那位比丘這麼說:
「大德!尊者阿難現在住在哪裡呢?因為我想要見那位尊者阿難。」
「屋主!這位尊者阿難住在毘舍離橡樹村。」
那時,八城人屋主第十在華氏城完成必須作的事後,就往毘舍離橡樹村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八城人屋主第十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大德!有一法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講說:當比丘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未解脫的心被解脫,未滅盡的煩惱來到遍盡,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嗎?」
「屋主!有一法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講說:當比丘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未解脫的心被解脫,未滅盡的煩惱來到遍盡,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阿難大德!哪一法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講說:當比丘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未解脫的心被解脫,未滅盡的煩惱來到遍盡,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呢?」
「屋主!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他像這樣深慮:『這初禪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這是一法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講說:當比丘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未解脫的心被解脫,未滅盡的煩惱來到遍盡,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他像這樣深慮:『這第二禪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他像這樣深慮:『這第三禪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他像這樣深慮:『這第四禪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與慈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慈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他像這樣深慮:『這慈心解脫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與悲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喜悅俱行之心……(中略)以與平靜俱行之心遍滿一方後而住,像這樣第二方,像這樣第三方,像這樣第四方。像這樣,上下、橫向、到處,對一切如對自己,以與平靜俱行之心,以廣大、以出眾、以無量、以無怨恨、以無惡意之心遍滿全部世間後而住,他像這樣深慮:『這平靜心解脫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他像這樣深慮:『這虛空無邊處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已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他像這樣深慮:『這識無邊處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中略)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再者,屋主!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他像這樣深慮:『這無所有處也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這是一法被有知、有見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講說:當比丘住於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未解脫的心被解脫,未滅盡的煩惱來到遍盡,未達無上離軛安穩的他到達。」
當這麼說時,八城人屋主第十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大德!猶如男子如果探求著一個寶藏入口,[卻]一次獲得十一個寶藏入口。同樣的,大德!我探求著一個不死之門,[卻]一次獲得十一個不死之門。大德!猶如男子的房子有十一個入口,當那房子著火時,他能以任何一個門使自己平安。同樣的,大德!我將能以這十一個不死之門的任何一個不死之門使自己平安。大德!這些其他外道將遍求老師的敬師費,而我將怎能不供養尊者阿難呢?」
那時,八城人屋主第十使華氏城與毘舍離的比丘僧團集合後,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使之滿足,使每一位比丘穿一對衣服,以三衣使尊者阿難穿上,並為尊者阿難建造[值]五百[貨幣]的住處。
八城人經第二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