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尸王本生經

Kusajātaka (Ja 531)

[菩薩═王]
序分 此本生譚是佛在祇園精舍時,對厭出家之比丘所作之談話。據傳彼比丘
為舍衛城之良家子,委身佛教而出家。某日彼於舍衛城巡迴托缽途中,見一美飾之
婦人,執心其光輝容貌,為煩惱所虜,怏快不樂。髮爪伸長,身體細瘦,身纏污衣,
膚為黃色,脈管露於四肢,恰如由神世界沒去神之子等必須出現五前兆──華髮凋
謝,著衣污垢,體失色澤,兩腋流汗,不樂神座──同等之狀;而由佛教厭出家之
比丘等所現之五兆,即為信心之花凋落,戒衣污垢,為不安與不名譽而失去身體之
光輝,流出煩惱之汗,不樂居於森林樹下及無人家之處;此比丘亦出現彼等之前兆。
於是諸比丘伴彼至佛前,向佛白言:「世尊!此者心厭出家。」佛問:「是真實耶?」
第二十篇 一七一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七二
比丘答曰:「世尊!是為真實。」佛言:「汝比丘!不可為煩惱所執,婦人者乃罪惡之
物,取除執著於彼等之心,樂教為宜。古之有大力之賢者為婦人而執心,因而失其
力而陷入破滅。」於是為說過去之事。
主分 昔日末羅國之拘舍婆提城,有甘蔗王善治國,彼一萬六千宮女中最上位

279 者名喜拉瓦提,為王之第一妃。彼女未生王子王女,市民與國人集來王宮之前曰:
「國將滅亡。」揚起非難之聲。王開大窗,問曰:「予治國無非法事,汝等何故非難?」
「大王!誠如王言,無少非法之事,然未有護嗣王統之王子,為他人奪取王位,國將
滅亡。請王祈求得一善能治國之王。」「祈得王子予將如何為之?」「最初一周間,以
下位之舞女為正位之舞女,遣送至市中,若因此而得王子甚善,若為無用,次則遣
中位之舞女,若仍無用,更請遣上位之舞女,必能某有福之婦人得獲王子。」王依其
言而實行。每第七日,舞女等如意快樂而歸。王向舞姬等問曰:「有得子者耶?」皆
曰:「未能得也,大王。」彼等如此回答,王甚不滿,「予將不能有王子矣。」
於是市民又揚起同前非難之聲,王曰:「汝等何以又行非難。予依汝等之言,已
遣諸舞女等,然無一人能得王子,今將如何為之?」「大王!此必為無德無福之女等,
如此等輩,自然無福得子。如此之輩,不能得子,亦並非失望。王第一妃喜拉瓦提
為具有德者,請遣彼女前往,必得王子。」王曰:「甚善。」與以同意。「自今至第七
日,王遣王妃喜拉瓦提為正舞女,諸人皆請來集。」王命擊大鼓巡迴宣告,於第七日,
王妃飾美飾由王宮遣降而出。
依彼女之德力,使帝釋天之座帶有溫熱之氣,帝釋天詮索:「此究為如何之事?」

280 知此王妃祈求王子。「予須授彼女以王子,然於神之世界有無與彼女相應之子?」帝
釋思考,於是發現菩薩。據傳,爾時菩薩於三十三天世界壽命終了,彼將往上方神
之世界再生。帝釋天往菩薩之天宮呼彼曰:「尊者!汝須往人界入甘蔗王第一妃之胎
再生。」使菩薩承諾,而又向其他神子云:「汝亦須為彼王妃之子。」
帝釋天自思:「彼女之德,不能為任何人所破。」彼扮一年老婆羅門之身,出發
往王宮之門。此時多人皆沐浴,著美飾,集於宮門之前曰:「予必能抱得王妃。」彼
等見帝釋天愚弄嘲笑曰:「老人何為而來此處?」帝釋天曰:「汝等何得嘲我,予雖身
體年老,欲望並未減退,若能將喜拉瓦提入手,予思伴彼女歸去而來。」於是以威神
力立於最前之第一位。他人因彼之力而不能超前。王妃以一切裝飾飾身,由王宮出
第二十篇 一七三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七四
來,彼執其手而離去。立於彼處諸人等罵曰:「請觀此婆羅門老耄奴,伴如此優美之
王妃而去,不辨自己之身分。」王妃亦因為此老人強制相伴而行,亦感焦急恥辱,心
中煩厭。王於窗際:「王妃究竟伴何人而去?」彼眺望中見伴一婆羅門而行,心甚不
滿。
帝釋天伴彼女出城門,於城門近所化作一軒之屋,門戶開放,其中預置一柴木
之寢林。於是王妃問彼:「此為貴君之住居耶?」「唯然,以前予為一人,今後予等二
人。予往巡迴托缽,得來舂米,貴女可寢於此柴木之床上。」如此語畢,彼以柔軟之

281 手,撫摸彼女。依神之愛撫,使彼女寢於彼處。彼女受神之愛撫,失去意識。於是
帝釋天以自己之威神力伴彼女往三十三天世界,使彼女寢於美飾之宮殿神之寢床
上。至第七日彼女醒覺,眺望一切滿足之奇妙景象,彼女警覺:「此婆羅門非為人類,
必為帝釋。」爾時帝釋天坐於波利夜怛邏樹(晝度樹)下,為天女等所圍繞。彼女由
寢床起立,至彼前敬禮,立於一隅。帝釋天謂彼女曰:「王妃!予將與適汝願之物,
汝可受之。」「大神!請授予王子。」「王妃!一人尚不滿足,予將授與二人之王子,
其中一人有智慧而不美,另一人雖美而無智慧。汝欲何者為最先?」「大神!有智慧
者最先。」帝釋天日:「甚善。」帝釋與彼女吉祥草 2、天衣、天香晝度樹之花及拘迦
那大琵琶,而後伴彼女下界往入王之寢殿,使彼女寢於寢床,以拇指撫摸彼女之臍,
此一瞬間,菩薩即宿於彼女之胎。帝釋天歸往自己之住處,賢明之王妃知有宿於胎
內之物。
國王醒覺,見王妃住於其處,問曰:「誰伴汝來?」「大王!乃帝釋天王。」「予見
一年老婆羅門伴汝而去,汝何欺我?」「大王!請王信我,帝釋天伴予往神之世界。」
「妃!汝言予不信任。」於是彼女示以帝釋所與之吉祥草:「請王信任。」王不予置信
曰:「吉祥草任何處皆可取得。」於是彼女示以天衣,王見之乃信,問曰:「妃!帝釋
天誠然伴汝前往,然王子可得否?」「大王!王子已得,現宿於予胎。」王聞之大喜,
立即為懷妊之祝。十月已過,彼女分娩王子,對所生王子不附他名,因吉祥草之故,

282 名曰姑尸王子。
姑尸王子能為步履之時,另一神之子來宿王妃之胎,誕生後命名為伽揚帕提。
二人皆以優美之榮譽生長。菩薩有智慧,於師尊之前,無可修習之事,唯以自己之
智慧,通曉一切之技術。
第二十篇 一七五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七六
彼十六歲之時,王思欲讓王位與彼,告王妃曰:「予思讓王位與王子,遣舞女等
前往服侍。予等有生之年,欲見彼即王位。予思全閻浮洲中任何一王皆可,能伴來
彼所希望之王女,為彼第一之妃。彼究欲望何王之王女,予欲聞彼之心意。」王妃:
「謹遵王命。」與以同意,並遣一侍女:「汝往向王子告知此事,聞其心意。」侍女出
發前往,告彼此事。大士聞此自思:「予不美貌,雖伴王女前來,彼女見予:『如此
醜陋之人』,將必逃去。如是乃予等之恥辱。予雖住家,亦無何用,兩親存命之中,
予往侍奉,一旦亡故,予將出家。」於是彼云:「王位與舞女等於予無用,予於雙親
歿後,思欲出家。」侍女歸後,向王妃稟告其言。王甚憂心,數日後又再遣使,彼仍
與拒絕。如是三度拒絕,第四次彼自思:「與兩親共居一處,反對不宜,須用一方便
之法。」彼呼雕工之長,予以莫大之黃金:「請為予作一女像。」命之使去。雕工去後,
菩薩取其他之黃金,自己製作女像。以菩薩之意圖,所作之物,必皆成功。結果其
像為難以言語形容讚美之殊甚美麗。.
於是大士為此像著亞麻之著物,置於寢室之中。不久雕工之長持所造之女像前
來,王子見而販之曰︰「汝往予之寢室,持所置之像前來。」雕工入寢室見其像︰「王

283 子室中一天女前來與王子為樂無異。」彼沉思確信如此,不敢伸手觸摸而歸來向王子
曰:「王子殿下!寢室之中,唯有一尊貴天女站立,予不能接近。」「汝往取彼黃金之
像前來。」於是再遣彼前往,此次雕工持來。王子將雕工所作之像投入黃金之室,而
將自己所作之像,著以美飾,載於車上,並謂:「若得如此之婦人,予將接受。」於
是將像送往母后之處。
王妃呼諸臣命之曰:「予之王子乃非常有福之子,彼為帝釋天所授之子,須得適
當之女。汝等覆此像載於車上,巡迴全閻浮洲中,於有何處之國王,有此美女,汝
等授與此像,謂:『甘蔗王願與貴君互結姻親。』並決定日期歸來。」彼等:「謹遵
后命。」攜像與諸伴侶出發。歷經各地,每至一處王城,彼等於黃昏為像飾種種之著
物,花及各種美麗之飾具,載於黃金之輿,往大眾諸人集合之水浴場,置於道上,
自己等退回立於一隅,聽聞往來人等相互談話。大眾諸人未曾留意此為黃金之像:
「此一光輝美麗人間之女,完全如一天女。彼由何處而來置於此處,我市無此美女。」
均與讚歎而去。諸臣等聞此:「若此處有如此美女,必應謂:『此為王女之狀』或『此
為某大臣女之狀。』確知此處無如此之美女。」於是持像往他市而去。如此彼等巡迴
第二十篇 一七七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七八
經歷,到達摩達國之沙竭羅城。
彼處之摩達王有七位王女,均為無上之美麗,如同天女。最長之王女名芭芭瓦

284 提,彼女之身體,具有如朝日之光輝,於黑夜間四肘之室中,雖無燈火,亦可光輝
照耀室之一面。然彼女之乳母為一佝僂之人。某日黃昏,乳母於芭芭瓦提攝取食事
後,使八人美麗之婢女各持水壺為王女洗頭。彼女為汲水而出發,而於往水浴場之
道上,見所置之金像,誤思為芭芭瓦提:「此惡性之公主,為洗頭遣予等汲水,然彼
則先來水浴場立於道上。」彼女憤慨:「此事將使彼一族蒙羞,貴公主較予等先來,
立於道上,如傳入大王之耳中,則予等即將無命。」於是彼女自行以掌批像之頰,覺
掌痛如刀割,繼而判明為一黃金之像,不禁苦笑來至婢女等之側云:「汝等試觀予所
為之事,予以為金像為公主,加以擊打;如此等之像亦不能與予之公主相比並。於
今予手仍感痛楚。」
一方甘蔗王使者捕捉彼女等問曰:「汝云:『予等之公主更為美麗。』此指何人
之言,請與相告。」「此乃摩達王之王女芭芭瓦提公主。汝等之此像,不值公主十六
分之一。」於是使者等大喜,往王宮之門,向王傳稟︰「甘蔗王使者求見。」王由坐起
立命日:「宣來此處。」彼等入來,向王敬禮曰:「大王!予等之王敬問大王御體平
安。」彼等向王表慇勤之敬意。王問:「何事前來?」使者答曰:「予等之王子,聲如
獅子,稱曰姑尸王子。吾王欲讓位與王子,遣予等來大王之處,請王之公主芭芭瓦
提嫁與王子,以此黃金之像為贈物,請與收納。」於是以像與王,王以與如是之大王

285 聯姻,甚為滿足,非常歡喜,與以同意。於是使者等向王曰:「大王!予等不能耽擱,
將歸向吾王招告得公主之事。」王曰:「謹如所請。」王嚮宴彼等後遣送歸去。
彼等歸來,報告王與王妃,王與諸多侍者相伴出拘舍婆提,次第前進,到達沙
竭羅城。摩達王親自出迎,引導入市,表示非常之敬意。王妃喜拉瓦提為一賢明之
婦人,彼女自思:「結果如何,尚不可知。」經一兩日後,向摩達王曰:「大王!予欲
與公主一會。」「謹遵臺命。」王表同意呼喚王女,芭芭瓦提以一切飾具粧身,由乳母
等陪伴而來,向王妃問候。喜拉瓦提見彼女思考:「此王女誠美,反之,予之王子為
一醜男,若此王女見彼,必一日不住而逃出。此必須思構一策。」於是喜拉瓦提向摩
達王曰:「大王!公主配吾之王子,予甚惶恐,予家有相傳之習慣,若能遵守此習慣,
可伴公主歸去。」「所謂習慣為何?」「予等之習慣,嫁婦於懷妊前,晝間不可與其夫
第二十篇 一七九
--------------------------------------------------------------------------
小部經典十四 一八○
相見。若能守此習慣,則可伴公主歸去。」王問王女:「女!如何,汝能守此否?」彼
女答曰:「父王!予能。」如是,甘蔗王與摩達王以莫大之禮物,伴王女而離去,摩
達王亦與多數之諸臣共同送別。甘蔗王歸至拘舍婆提,裝飾市內,赦免所有囚人,
於是使王子即王位,芭芭瓦提為第一妃,同時以大鼓宣佈:「姑尸王治國。」閻浮洲
中諸王,有者之王女,皆送往姑尸王處,有者之王子,皆希望與姑尸王親交,送為

286 侍者。
如是菩薩由多數之舞女群所服侍,以優美之榮譽治國。然彼於晝間不能見芭芭
瓦提,彼女亦不得見彼,二人唯於夜間相逢。然而彼時芭芭瓦提身體之光輝,失去
效力,菩薩於闍夜由寢室中出行,彼此不見面目。數日之後,彼思於晝間得見芭芭
瓦提,向母后告知。然母后加以制止:「不可為如此之事,須待生一子之後。」彼再
三請求,於是母后曰:「如是可往象舍,扮為象師之姿。予伴彼女往彼處後,爾時可
善為觀見,然不可告知為汝。」「謹遵母命。」與以同意,往象舍而去。母后命侍從
人等為象祭之狀,向芭芭瓦提云:「汝可往觀汝夫之象。」伴彼女前往象舍,向之教
示:「此象為如斯之名,彼象為如是如是。」爾時王由母后身後向王妃之背,以象之
糞塊擊打,彼女怒曰:「予向王告發,截斷汝之雙手。」此頗使其母后困擾,母后安
慰王妃撫摸其背。其後王又思欲見彼女,於是此次於馬舍扮為馬師之姿見之,王又
以馬糞之塊擊打,彼女同樣憤怒,母后又與以安慰。
其次某日,芭芭瓦提思欲見大王,向母后說明此事,母后止之曰:「此事且止,
不可為之。」然彼女再三請求,母后遂曰:「如是予之王子,明日右繞市內,汝可開
大窗眺望。」然母后如是言畢,一方於翌日使市內裝飾,命次子伽揚帕提王子扮王之
姿,坐於象背,右繞市中,而母后伴芭芭瓦提立於大窗之處云:「汝觀汝夫美麗之光

287 輝。」王妃甚喜:「予已得相應之夫。」然當日大士以象師子姿坐於伽揚帕提之後座,
如己之意眺望芭芭瓦提,並向之揮手以示心之喜悅。象通過後,母后向芭芭瓦提問
曰:「汝見汝夫耶?」「唯然,母后!予已拜見,然而坐於大王後座之象師,殊為不善
之輩,向予揮手,故使予見之。何以使彼可厭者坐於王之後座?王之後座,須要有
護衛者。」然芭芭瓦提自思:「彼象師甚為可惡,彼不思以王為王,若為假定,彼或
即為姑尸王,而姑尸王必為一醜男,故不能會予。」彼女向佝僂乳母之耳邊私語:「汝
速往察看前來,前座坐者為王耶?抑或後座坐者是耶?」「予如何可以分辨?」「若為
第二十篇 一八一
--------------------------------------------------------------------------
小部經典十四 一八二
王者,必先由象背降下,依此為據處,可以分辨。」乳母出發前往,立於一隅而觀察,
最初為大士降下,其次為伽揚帕提王降下。大士向四周環視,眼見佝僂乳母:「此必
前來察者。」大士留意,呼彼近前,堅決囑咐曰:「此一祕密決不可洩之於口外。」然
後放歸。彼女歸來告曰:「前座坐者最初降下。」芭芭瓦提信其言語而不疑。
其後王又欲見王妃向母后請願。母后不能拒絕,對王曰:「汝可扮為他人之姿,
前往王苑。」王往王苑,浸入蓮池水中達於喉部,頭隱於蓮葉之下,面部為開放之蓮
華所覆蓋而立。黃昏,母后伴芭芭瓦提至王苑:「汝觀此樹,此鳥、此獸。」誘導彼

288 女來至蓮池之岸邊。王妃見覆以五種蓮華之蓮池,欲為水浴,與侍女等一同降入蓮
池之中為戲。於戲水之中,彼女發現蓮華,伸手思欲摘取,於是王撥開蓮葉,握彼
女之手云:「予為姑尸王。」芭芭瓦提見其容顏叫曰:「夜叉捉我。」當場昏迷失去意
識。於是王放開彼女之手,不久王妃恢復意識。彼女自思:「此誠為姑尸王捉予之手。
予於象舍為彼以象糞擊打,於馬舍為彼以馬糞擊打,彼坐於象之後座向予嘲弄為戲,
如此等醜顏之夫,實厭見之。予於有生之年,須得他夫。」於是呼集與自己一同由摩
達國前來之侍者等曰﹕「為予準備乘物,予於今日歸國。」彼等以此緣由向王申告。
王自思考:「若不使歸,彼女將心胸張裂,莫如使之歸去為宜,以予之力,將能伴彼
女歸來。」於是允許彼女歸去。彼女歸往父王之市內,大士亦由王苑進入市中,登上
美飾之宮殿。
彼女依其前生所立之誓,不愛菩薩,而菩薩亦依前業生為醜男。──昔日於波
羅奈城門之近村,其上街與下街各住有一家族,一方之家有子二人,他方之家有女
一人。子二人中,菩薩為弟,兄娶其女。弟因未婚,住於兄前。某日之事,此家製
作甚為美味之糕點,菩薩向森林出發未在,彼女取彼之分,餘者全部分食。爾時辟
支佛乞食前來,至此家門口,菩薩之嫂自思:「青年之主人容後製作與之。」於是將
彼之分,施辟支佛。恰於此時,彼由森林歸來,於是嫂向彼曰:「汝勿不悅,予將汝
之分施辟支佛。」彼甚忿怒:「自己之分盡食,而施與予之食分,爾後不知將如何作
與。」於是由辟支佛缽中將糕點取回。而彼女則將由往母家持來新製之素馨花色 3 之

289 生酥,盛滿於辟支佛之缽中,於是彼女身上發光。彼女見此立誓曰:「尊者!予轉生
於任何處,予之身體,皆將生光,為一優美之人。與此無人情之人,不住一處。」如
此,彼女於前生依誓而不喜菩薩。而菩薩亦由辟支佛缽中取回糕點而立誓:「尊者!
第二十篇 一八三
--------------------------------------------------------------------------
小部經典十四 一八四
縱然彼女住於百由旬之彼方,予亦能伴來以為侍女。」彼因彼時忿怒取回糕點之前業
之故,現生而為醜男──。菩薩於芭芭瓦提歸去,沉於悲中,雖有其他侍女等對彼
為種種之服侍,彼已無向之看望之心,無芭芭瓦提,宮中等同空虛。彼思:「彼女蓋
已到著沙竭羅市。」彼於晨朝往母后之所云:「予伴芭芭瓦提歸來,請母后執政。」於
是唱第一之偈:
一 財富車乘具備嚴 諸愛具足此王國
母后!此國且由母統治 吾往芭芭瓦提前
母后聞彼之語云:「汝當心而行,女人者,其意不善。」於是以種種美味之食物,

290 充滿黃金之缽:「以此為途中之用。」語畢送出。彼攜此禮拜母后,三度右繞後云:
「如生命無意外,當再相逢。」彼入寢室,以五種武器固身,以千金與盛食物之缽一
同收入袋中,持拘迦那大琵琶出市向道路行進。彼之體力與意志非常堅強,至午間
既已行五十由旬,於晝食終了後,其餘半日更行進五十由旬,僅一日間即通過一百
由旬之路。黃昏浴水後,進入沙揭羅城。當彼入來之時,依彼之威力,芭芭瓦提不
能臥於寢床而跌落於地上。菩薩甚為疲勞,行於街中,一女人見彼,呼入使坐,為
其洗足,使於寢床就寢。彼於睡眠之間,彼女為調食物,彼起使食。彼大喜悅,以
千金與缽一同付與彼女。彼以五種武器留置於彼處,彼云:「予有必須前往之處。」
持琵琶往王之象舍出發而去。「今日請許予宿於此處,予為諸君彈奏琵琶。」彼如是
云,得象師等之許可,臥於一隅,暫息疲勞後,彼起立取出琵琶:「予將使全市之人,
皆聞此音。」於是彈奏琵琶中而歌唱。芭芭瓦提臥於地上,聞此樂音,彼女知悉:「此
非他人琵琶之音,此必姑尸王為予所奏而來。」摩達王亦聞其音,王思:「此實為巧
妙之彈奏,明日呼彼前來,為予彈奏。」菩薩自思:「住於此處,不能得會芭芭瓦提,
此處場所惡劣。」晨朝彼出往前夜為食事之家進朝食完畢後,遺留琵琶,前往陶師之
處,為其內弟子。
如是某日之事,彼於陶師家中,盛滿粘土,彼云:「師尊!予將作壺。」「汝可為

291 之。」彼得許可,以一塊粘土置於轆轤之上旋轉。一度開始旋轉,繼續旋轉至過午,
彼製成種種各色配合之大小之壺,特別為芭芭瓦提製作之壺,於其上創造種種之像。
菩薩之意圖,十分成功,彼之希望:「願芭芭瓦提得見此像。」彼將全部之壺晒乾後
燒之,充滿家中。陶師持種種之壺,前往王宮,王見此問曰:「此壺為誰之作?」「大
第二十篇 一八五
--------------------------------------------------------------------------
小部經典十四 一八六
王!乃予所製。」「此非汝之所作,實告為何人所作?」「大王!此為予之內弟子所製。」
「此非汝之內弟子,彼可為汝之師,汝宜向彼修學技術。此後可使彼人為予之女等作
壺。此有千金,可以與彼。」王命與千金後,繼云:「此小壺與予女等。」陶師持此等
壺往王女等處云:「此為宮主等愛用之小壺。」彼女等皆來此處。陶師將大士為芭芭
瓦提所作之壺付與彼女,彼女執壺見其上有自己之姿及佝僂乳母之姿:「此非他人之
作,乃姑尸王所作。」彼女知而忿怒而云:「此物於予無用,可與欲者。」於是彼女之
妹等知彼之不快,笑曰:「汝思為姑尸王之作,此非彼人之作,乃陶師之作,請與受
納。」然彼女思為姑尸王所作之事及彼來此地之事並未向其妹等言說。陶師以千金與
菩薩曰:「王知汝之事,大為歡喜,並令此後汝為王女等作壺,由予持往。」菩薩自
思:「住於此處,亦不能得與芭芭瓦提會見之機會。」彼將所得之千金付與陶師,於
是現又往蘆細工師之處,為內弟子。彼為芭芭瓦提所作之團扇,於其上描繪呈現白

292 傘蓋及酒宴之圖並有芭芭瓦提持布而立等種種形像。蘆細工師持其團扇及其他菩薩
所作之團扇往王宮,王見而問曰:「此等團扇為誰之作?」與前相同與以千金,並謂:
「此等蘆細工之物品,可與予之女等。」彼將菩薩為芭芭瓦提所作之團扇,付與彼女。
此時他人雖未關心,但芭芭瓦提見團扇之形象,知為姑尸王所作,怒投於地上曰:
「與欲執之人執之。」而其他妹等又皆笑之。蘆細工師持千金歸,付與菩薩。
菩薩自思:「此非我之住所。」彼以千金與蘆細工師,往王之華鬘工處為內弟子,
作種種之華鬘,彼為芭芭瓦提作種種色形之花環。華鬘工皆持往王宮,王見此問曰:
「此為誰之作?」「大王!為予之作。」「此非汝之作,實告誰為作者。」「大王!乃予之
內弟子。」「此非汝之內弟子,彼可為汝之師,汝可就其學習技術,今後可使人為予
之女等作花,予以此千金與彼。」於是命與千金,並謂:「此等之花,可與予之女等。」
華鬘工將菩薩為芭芭瓦提所作之華鬘,付與彼女。彼女於其上見有種種形像及自己
與王之形像一同,知為姑尸王所作,怒而投擲於地上。其妹等與前同此笑彼。華鬘
工持千金歸與菩薩,告以始末。菩薩自思:「此處亦非我之住處。」以千金與華鬘工,
彼往王之廚師處充當見習。
某日之事,廚師為王運去種種食物時,與菩薩以連骨之肉,謂曰:「可煮此食之。」

293 菩薩煮肉,香味彌漫市中,王嗅其味問曰:「汝於廚中煮有他肉。」「大王!未煮他肉,
然予曾與見習人以連骨之肉,告以煮此之食,此必為其味。」王使持來,置少許於舌
第二十篇 一八七
--------------------------------------------------------------------------

小部經典十四 一八八
尖,彼美味浸潤刺激七千之味覺。王醉心於美味,與以千金曰:「此後使此見習人為
予與予之女等烹調食物,汝攜彼前來,將彼人送交予之女等之處。」廚師歸告其事於
菩薩,菩薩聞此心喜:「自己能達希望之時機,終於到來,而今可與芭芭瓦提會面。」
彼以千金交與廚師。
翌日彼烹調食事,將王之食物以容器使廚師持去,自己擔王女等之食物登上芭
芭瓦提所住之宮殿。芭芭瓦提見彼擔食物登上宮殿而來,自思:「彼為奴僕之狀,對
自己為不相應之工作。若予默然不語,彼思:『此女今已對予愛好。』彼將不往他
處,對予凝視,止於此處。因此,予須嘲罵於彼,使彼寸時不得止於此處,將彼追
趕返回。」彼女於室之入口,半開其門,一方以手緊固支扉,他方手揚持門閂,唱第
二之偈:
二 汝心晝夜不正直 中夜運載徒辛苦
姑尸!疾返拘舍波提去 汝醜止此吾不欲

294 彼芭芭瓦提終對自己談話,心大歡喜,唱次之三偈:
三 拘舍波提吾不去 芭芭瓦提!吾為汝之美所執
棄國樂居摩達國 見汝眉目吾心喜
四 芭芭瓦提!吾為汝之美所執 彷徨此地為戀情
何人何來應辨得 美目如鹿之女!
吾心已為汝陶醉。
五 黃金錦纏身 白銀帶著裙
美腰者!為結汝之愛 王位吾何惜
彼女聞如是言自思:「予以此人起悔心而罵之,而此人反現樂狀而談話。若此人
對予云:『予乃姑尸王。』提予之手,有誰對此妨礙;且予等之談話,或為他人所
聞。」於是閉戶為栓,立於室內。菩薩擔食物往王女等之室,以為食事。芭芭瓦提向
佝僂之乳母云:「汝將姑尸王烹調之食物持去。」彼女遣乳母去,佝僂將食物持來:
「請宮主用膳。」「予不食彼所烹調之食物,汝可食之,然後汝將汝之部分食料烹調,
為予持來。爾後對姑尸王前來之事,不可對任何人言之。」佝僂自此以來,持來彼女
之分自己食之,而將自己之食物,持與彼女。

295 自此以來,姑尸王不能與彼女相會,彼思:「芭芭瓦提究竟對予為有愛耶?為無
第二十篇 一八九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九○
愛耶?當善為察考。」彼向王女等運來食物後,於擔負食器出來途中,於彼女之室入
口之處,以足踏響宮殿之地,叩壺使破,彼則揚聲呻吟,繼而失去意識知覺,仆倒
伏臥。彼女聞其呻吟之聲,開戶見彼之食器散亂之狀,自思:「此王為全閻浮洲中最
優之王,以予之故晝夜嚐辛,貴胄之生,而今躓仆顛覆於食器之下,不知生命有無
異狀?」由室內出,察彼鼻之呼吸,伸首注視其顏。然姑尸王口中積有滿口之唾液,
吐著於彼女之身上,彼女怒罵而飛奔入室,戶半開而立唱次之偈:
六 希得厭汝人 汝心實愚蠢
大王!汝愛不愛人 希妻強為親
彼以執心,雖受嘲罵,亦不少悔,唱次之偈:
七 無論有無愛 人欲得愛女
得者吾等讚 不得是為惡
彼女聞如是言,已停止非難之言,而以嚴厲之辭,思可逐退於彼,唱他之偈:
八 厭嫌者汝欲 如以黃花材
掘堅巖之髓 似以網縛風
王聞此唱次之三偈:
九 隱匿柔和相 汝心實嚴厲
國外吾遠來 不得汝歡心

296 一○ 王女!汝見吾之時 汝向吾顰蹙
摩達國宮殿 吾今為廚人
一一 王女!汝見吾之時 汝應為吾笑
吾止為廚人 吾為姑尸王
彼女聞此言自思:「此人對予為非常執心之言,予以虛言,巧妙將彼逐退。」於
是唱偈曰:
一二 占相者等言 汝非吾之夫
其言若真實 愛應斷七分
王聞此,遮彼女而言曰:「予國有占相者,予問彼,彼曾豫言:『除獅子吼之姑
尸王外,他人無可為汝夫者。』依予自身智慧之判斷,亦應如是。」於是唱次之偈:
一三 他言及吾言 此言為真實
第二十篇 一九一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九二
姑尸獅子吼 應為汝之夫
彼女聞此語自思:「欲使此人知恥,非予力之所能及,然驅逐與否,對予亦無意
義。」於是閉戶使不見其姿。彼擔食器,由宮殿降下。自此以後,彼不能得見彼女,

297 彼從事廚師工作,感覺大為疲勞。朝食過後闢薪,洗食器,以棒擔水運來,寢時臥
於木槽背上;晨起作乳糜及其他食物,持運至王女等處攝用。如此彼為戀情嚐受激
烈之苦痛。某日彼通過廚房之門口時,見佝僂乳母而呼止,然彼女畏懼芭芭瓦提,
不敢來至彼處,急忙離去。彼急飛奔前來曰:「佝僂乳母!」佝僂回顧止步云:「汝為
何人?」繼云:「予不能聞汝之聲。」彼云:「佝僂!汝與汝之女主太過殘酷。予住汝
等之處,如此長久期間,竟無一語相問。」「然則汝有何求?」「汝勸慰芭芭瓦提保留
與予相會之機會。」彼女言:「謹遵臺命。」於是彼曰:「若汝能使彼女與予相會,予
使汝之佝僂立即痊癒,與汝項飾珠寶。」彼誘引女之欲心,唱次之五偈:
一四 佝僂!拘舍波提去 吾與汝頸飾
細腰芭瓦提 若得凝視吾
佝僂!拘舍波提去 吾與汝頸飾
細腰芭瓦提 若得與吾語
一六 佝僂!拘舍波提去 吾與汝頸飾
細腰芭瓦提 若得對予笑
一七 佝僂!拘舍波提去 吾與汝頸飾
細腰芭瓦提 對吾微笑語
一八 佝僂!拘舍波提去 吾與汝頸飾
細腰芭瓦提 若得為吾抱

298 彼女聞其言曰:「如是,大王!汝請且往彼處,二三日中公主將有致汝之物,汝
請觀予之力。」彼女作其應作之事終了,往芭芭瓦提之處。彼女為芭芭瓦提清掃室內,
諸物收拾妥當,半點塵土無存,靴履等物,均與持出,室中完全清掃拂拭乾淨,然
後於室之入口處,在門閾之外側,設一高椅,使芭芭瓦提据於低凳之上:「公主!予
為汝檢視頭虱。」於是將彼女之頭置於自己之膝間,為之搔癢,忽謂曰:「公主!汝
之頭上有虱甚多。」彼女由自己頭上取虱移於公主頭上:「公主試觀,名高位尊之公
主,竟然頭上有虱。」彼女一面為親密深切之言,一面將話題移向大士之德之談話,
第二十篇 一九三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九四
而唱次之偈曰:
一九 汝對姑尸王 不見微些歡
彼不求報酬 甘為司廚人
芭芭瓦提對佝僂發怒,於是佝僂捉彼女之首,推入室中,自己閉戶居於外面,
執閉戶用垂落之綱繩。芭芭瓦提不能捉得彼女,立於門口柱根之處,唱次之偈而罵
曰:

299 二○ 澄磨以利刃 割汝佝僂舌
汝為斯雜語 悔恨割不得
於是佝僂將垂下之綱繩提起謂曰:「汝毫無餘德之人,汝之美無人思及,予等並
非為食汝之美而生。」於是唱次之十三偈語菩薩之德,揚起佝僂之叫聲:
二一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名聲高尚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二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大富持有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具有大力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四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持有大國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五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見思為大王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六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能為獅子吼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七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能為樂聲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八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其聲多圓潤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二九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具有美聲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第二十篇 一九五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九六
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持有甘聲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三一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持有百技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三二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剎帝利種者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三三 芭芭瓦提!不可以美醜 測量彼之人
見思姑尸王 美麗之女!汝應愛其人

300 芭芭瓦提聞其言曰:「佝僂!汝言過多,若予手能達,予思使汝知予為主人之
事。」彼女威脅佝僂,但佝僂曰:「予為汝之護衛者,姑尸王來此之事,予尚未向大
王申告,今日予將向王稟報。」佝僂大聲恐嚇彼女。彼女思:「此事不可使任何人知。」
彼女遂與佝僂妥協。
菩薩不會彼女已七閱月,不攝食事,困苦在床,至為疲倦,彼思:「此女於予何
用,住此七月尚不能會面。此女實甚冷酷,予將歸會雙親。」爾時帝釋天觀察,知菩
薩執戀之事:「此王七閱月間,不能會見芭芭瓦提,予須計劃使之相會。」帝釋化作
摩達王之使者,向七王遣送使者謂:「芭芭瓦提捨姑尸王歸來,欲得芭芭瓦提者速
來。」以使書分別送致七王。此諸王率多數部下向沙竭羅城前進,然彼等不知其各各
前來之理由,互相問曰:「汝等為何而來?」彼等知其理由後,大為激怒:「只一女而
與七王,此實無理之行為,我等被戲弄以為欲得此女。」於是包圍沙竭羅市,致送使
書:「予等全部與彼芭芭瓦提耶,抑或開始戰事耶?」摩達王見使書大為驚恐,向諸
臣告曰:「將如何處置為宜?」諸臣曰:「此七王欲得芭芭瓦提而來,我若不與,則城

301 破入市,斷王生命而奪國。請於城壁破之前,將芭芭瓦提送出。」於是唱偈云:
三四 彼等揮諸象 鏡固軍勢壯
毀壞都城壁 芭芭瓦提去
王聞此曰:「若予遣送芭芭瓦提與以一王,必挑起諸王等之戰爭,以故不能與以
一王。彼女應受捨棄全閻浮洲最優王之懲罰,殺彼女為七片,送之於七王。」於是唱
次之偈:
三五 予今斬此女 分之為七片
第二十篇 一九七
--------------------------------------------------------------------------

小部經典十四 一九八
殺彼來此處 授與諸王等
王之此言完全傳遍於宮殿之中。侍女等前來告芭芭瓦提曰:「大王分公主為七
片,送交七位諸王。」彼女恐懼死亡而戰慄,由座起立,妹等伴隨往其母后之室。
佛為說明此事,為次之偈言:
三六 黃金色絹纏 王女立此處
侍女群等隨 眼中滿湛淚
彼女往母后之前泣云:

302 三七 白粉塗顏美粧凝 美映象牙柄之鏡
美目無垢亦無痣 棄屍森林為諸王
三八 漆黑長髮端捲縮 柔軟塗以旃檀精
今為亂屍棄墓所 兀鷹之足撕裂去
三九 指爪赤銅毛美麗 柔腕塗以旃檀精
為諸王斬棄原野 野獸為食狼取去
四○ 乳房垂似多羅果 塗以迦尸旃檀香
今為豺狼所吸附 如母棄捨幼生子
四一 為磨吾之大臀部 黃金帶飾吾美臀
為諸王斬棄森林 豺狼欲此取為食
四二 野犬豺狼及其他 原野諸獸持鋼牙
食此芭芭瓦提去 彼等身體不衰滅
四三 遠來此諸王 若持吾肉去
母!乞收吾之骨 路傍行荼毘
四四 母!汝為吾作田 遍植黃花樹
嚴冬寒過去 每於花開時
母!母當想吾子 彼女如斯姿

303 如此,彼女於母后之前,為死之恐怖戰慄而泣喚。一方摩達王準備斬首臺,呼
遣斬首人前來,斬首人前來之事亦傳遍週知於王宮。芭芭瓦提之母聞彼前來之事,
憂心不耐,由座上起立往王之處。
佛為說明此事,為次之偈言:
第二十篇 一九九
--------------------------------------------------------------------------
小部經典十四 二○○
四五 王妃具有神美容 彼女母后起座去
摩達王之後宮院 彼見斬首台與劍

304 [王妃泣]唱偈曰:
四六 身體中庸聰明王 摩達今以此之劍
己今斬殺親生女 與此諸王請和平
王對王妃安撫曰:「妃!何為如是之言?汝之女對全閻浮洲中最優秀之王以為
醜陋而棄之,今彼所步上之足跡[印]路尚未消除之中,死神已歸降於其自己之額
上,故今必須除去其為己之美所犯罪惡之果。」王妃聞此,往其女之處,泣而言曰:
四七 女!汝希求幸福 不聽吾之言
今汝為血塗 將往閻魔界
四八 如斯犯罪故 人將墮惡處
不聽友之言 只思己利益
四九 若今汝為婚 黃金摩尼帶
姑尸王為伴 彼土寬廣大
親族之群崇 不墮閻摩國
五○ 汝身!諸王之宮內 彼處鳴鼓響
聞象之足音 幸福何過此
五一 汝身!諸王之宮內 門口馬嘶鳴
王子奏音樂 幸福何過此
五二 汝身!諸王之宮內 孔雀蒼鷺聲
瞿枳羅鳥音 幸福何過此

305 如是王妃以數多之偈語芭芭瓦提,而自思惟:「若今姑尸王在於此處,追逐此七
人之王,除去吾女之苦,將一同伴彼歸去。」於是唱偈曰:
五三 姑尸王何處 降敵毀他國
具大智之王 拂去吾等苦
於是芭芭瓦提自思:「吾母讚姑尸王,到底言語不能十分言盡,予將以彼在此處
為廚師工作之事告知。」於是唱偈云:
五四 姑尸於此處 降敵毀他國
第二十篇 二○一
--------------------------------------------------------------------------
小部經典十四 二○二
具大智之王 滅敵為吾等
然母后自思:「此女為死之恐怖戰慄而為囈語。」而唱偈曰:
五五 汝真發狂耶 實如愚者言
姑尸若來此 如何吾不知

306 芭芭瓦提聞是言後自思:「母后不信我語,彼來此處住七閱月,母后尚不知曉,
予使母后得見。」於是執母后之手,開大窗伸手指示而唱偈曰:
五六 女等之宮中 試觀彼廚人
堅緊繫下帶 俯身洗容器
爾時姑尸王:「今日予之所望將達,芭芭瓦提確對死之恐怖戰慄,彼女將語予來
此之事。予且整理洗壺。」彼往運水開始洗壺。一方母后責彼女而唱偈曰:
五七 汝為賤民耶 抑為旃陀羅
摩達王家生 汝為辱家事
奈何以主君 甘心作奴隸
於是芭芭瓦提自思:「予之母后似不知彼為予而住於此處。」:於是唱次之偈:
五八 吾非為賤民 亦非旃陀羅
吾亦非辱家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於是芭芭瓦提讚彼之榮譽曰︰
五九 二萬婆羅門 常養居彼處
彼國甚強盛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307 六○ 二萬之大象 繫於彼之手
強力之象軍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六一 二萬駿馬等 繫於彼之手
強力之馬車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六二 二萬乘車等 是為彼具有
第二十篇 二○三
--------------------------------------------------------------------------
小部經典十四 二○四
強大之車軍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六三 二萬牡牛等 繫於彼之手
生產多財富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六四 二萬之牝牛 繫於彼之手
生產多財富 實為家幸福
母思為奴隸 彼實甘蔗子
如是彼女以六偈讚大士之榮譽,於是彼女之母后:「此女不憚為此大言,彼必為
姑尸王無疑。」於是往王前告知其事,王至急前來芭芭瓦提之處曰:「女!姑尸王真
來此處耶?」「是為真實,父王!彼至今日已七閱月為王女等之廚師。」王不與置信,
轉問佝僂,判為真實。於是王責王女而唱偈曰:
六五 汝癡人!汝實為非行 如蛙之所行
姑尸如大象 大力世無雙
剎帝利來此 汝何不告知
如是王責王女後,急至姑尸之處,塞喧已畢,合掌謝自己之罪而唱偈曰:
六六 王為他之姿 至此予不知
大王!吾等知其罪 調御主!俯請赦吾罪
大士聞此自思:「若予語粗暴之言,王之心膽,必將痛裂,予將使王安心。」於
是立於壺之間唱次之偈曰:
六七 我之為廚人 我自不相應
恕我爾不怒 大王!於爾無罪行
王由姑尸王得親愛之言辭,心中安慰,登上宮殿,呼芭芭瓦提,使彼女應行謝
罪,而唱偈曰:

308 六八 汝癡人汝行 大力姑尸王
王前乞赦罪 姑尸王赦汝
能救汝生命。
彼女聞父之言,由妹與侍女等陪伴往姑尸王處。而一方姑尸王以廚師之姿而立,
第二十篇 二○五
--------------------------------------------------------------------------
小部經典十四 二○六
知彼女來自己之處:「今日予將折芭芭瓦提高慢之鼻,使彼女之足坐於泥濘之中。」
於是彼將自己運來之水全部撒棄,將打穀臺之廣大場所踐踏作為泥濘。彼女來至彼
前,投身於彼之足下而坐於泥濘之中,於彼之前,乞彼赦罪。
佛為說明此事而述次偈:
六九 聞了父王言相告 芭芭瓦提天女姿
前來姑尸王足下 叩頭頂禮乞赦免
[4 於是彼女請求赦罪唱次之三偈:]
七○ 大王!與爾不共俱 此處過幾夜
吾今頂禮足 調御者之主
乞王赦免吾。
七一 真實與爾約 大王!敬請聞吾言
無情之行動 吾今不再為
七二 若吾如斯乞 吾言爾不聽
請斬吾之首 由父與諸王
姑尸王聞此自思:「若予向彼言:『此非予所知之事。』彼女必心膽皆碎,予將
使彼女安心。」謂彼女曰:
七三 汝之如斯乞 汝言何不聽
美麗之女! 我對汝無怒
芭芭瓦提! 汝心勿恐怖

309 七四 真實與汝約 王女!我言汝諦聽
無情之行動 勿再對汝為
七五 美麗者!為結汝之愛 我耐數多苦
數多摩達族 七王我盡殺
芭芭瓦提妃 我得伴其去
彼如諸神之王帝釋天之侍者,彼眺望己之扈從者,不禁湧起王族之誇耀:「在予
把持限內,予之妃為他任何人能取得者耶?」彼如獅子,勇敢立於王庭,命令曰:「予
之來到,應使全市民知之。」於是踴躍、拍手、呼號而曰:「予往奪此諸王之生命,
準備車馬等項。」於是唱次之偈:
第二十篇 二○七
--------------------------------------------------------------------------

小部經典十四 二○八
七六 我繫馬於車 馴服飾諸色
今見我悍業 我將滅諸敵
彼云:「捕捉敵人為予之工作,汝可沐浴,著美飾登上宮殿。」於是遣彼女去後,
摩達王為對彼奉仕,遣諸大臣。諸大臣於廚房入口處張幕圍繞,理髮人為彼剃鬚洗
頭,以所有莊嚴之具飾身,由諸大臣圍繞,昇至宮殿,環視四方,講求對策。凡彼
環視之處,各處大地搖動。彼叫曰:「請見予之力。」
佛為說明此事,述次之偈:
七七 達摩王之後宮等 皆於彼處眺望彼
勇敢站立如獅子 諸人為彼叩兩手

310 於是摩達王贈彼一頭美飾善為調訓敵襲不動之大象,彼立白傘蓋而乘坐於象
背,彼云:「芭芭瓦提前來伴我。」使坐於其後,彼率四軍由東門打出,彼環視敵軍
曰:「予乃姑尸王,惜生命者,皆腹行見我。」彼為獅子吼震撼敵人。
為說明此事,佛言:
七八 彼自乘象背 芭芭瓦提隨
降殿應戰鬥 姑尸獅子吼
七九 叫聲震人耳 如獸聞獅吼
姑尸之呼號 諸王遂敗逃
八○ 騎象近衛兵 車兵徒步兵
姑尸之呼號 彼等互戰爭
八一 戰鬥之頭上 神王帝釋觀
心喜姑尸王 摩尼寶珠贈
八二 戰鬥獲全勝 姑尸得摩尼
王乘象背上 那伽羅城進
八三 生擒此七王 各以繩索縛
轉行岳父前 大王!七王在此處
八四 凡爾敵者等 敗入爾手中
隨意爾處置 放免或行刑

311 王曰:
第二十篇 二○九
--------------------------------------------------------------------------
小部經典十四 二一○
八五 七王屬於爾 不屬於我等
爾為我等王 放免或行刑
王為此語時,大士自思:「此等七王殺之何用,七王之來,亦非為無益之業。摩
達王有芭芭瓦提之妹七人王女,此可授與七王。」於是唱偈曰:
八六 光輝似神女 爾有七王女
各各與彼等 為汝作女婿
於是王對彼曰:
八七 我等彼女等 爾為眾頭主
我等之王者 隨意與彼等
彼為王女等,皆為美飾,各各配與七王。
為說明此事,佛述次之五偈:
八八 姑尸王具獅子吼 爾時彼對諸王等
摩達王之七女娘 一人得配一人王
八九 姑尸王具獅子吼 歡喜踴躍得王女
七王於是由彼處 各自回歸己國去
九○ 彼與芭芭瓦提女 鞞盧闍那摩尼持
大力無雙姑尸王 拘舍婆提同歸去
九一 如是二人乘一車 入往拘舍婆提市
色姿彼此皆相等 5 相互再無凌駕事
九二 母后前來出迎子 迎王與其妃兩人
由此彼等相和合 如斯共同住榮地

312 結分 佛說此法語後,──佛教畢時,厭出家之比丘證預流果──於是佛為作
本生今昔之結語:「爾時之兩親是今之大王一家,弟是阿難,佝僂是久壽多羅,芭芭
瓦提是羅喉羅之母,從臣是佛弟子等,姑尸王即是我。」
註 1 見六度集經卷八遮羅國王經(大正藏卷三、四六頁 b)菩薩本生鬘論卷二最勝神化緣起第
四(大正藏卷三、三三六頁 b)。
第二十篇 二一一
--------------------------------------------------------------------------
小部經典十四 二一二
2 吉祥草(kusa–tina)或意譯為吉祥茅,音譯為姑尸。佛成道之際,曾以此草敷座。
3 素馨之花(Campaka)為白黃具有香氣之花。
4 括弧之句為依註釋補入者。
5 一車二人為姑尸王與芭芭瓦提同車,而其美貌亦無分軒輊高下之意。依註釋,依摩尼
珠之
威力,姑尸王成為美麗,黃金色以至非常光輝。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