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本生經

Pānīyajātaka (Ja 459)

[菩薩═王]
序分 此本生譚是佛在祇園精舍,對制伏煩惱之事所作之談話。某時,舍衛城
之住民,有在家五百人之同伴,聽聞佛之說法,出家受戒,住於張黃金之床某家,
夜半之時,思起愛慾──一切詳情如前所述 1──尊者阿難,以世尊之命令,於集
合比丘眾時,為佛設座著席。佛不問:「諸子起愛慾之思耶?」而對全部一切諸人言
曰:「汝等比丘!煩惱非為小事,時時所起之諸煩惱,為比丘所應制伏。昔日之賢人
等,於佛未出世時,制伏煩惱得辟支佛之智。」於是佛為說過去之事。

114 主分 昔日梵與王於波羅奈都治國時,迦尸國某村有二友人攜水瓶往田中,置
於田之一隅,二人整理田地,若喉渴時,前往飲水。彼等之中一人為飲水而往田端,
彼吝惜自己之水,由他人瓶中取飲;黃昏時彼由田出,於洗身時反省:「今日依身門
2 有無為惡之事?」彼思出盜飲他人之水,心懷恐懼戰慄,彼思:「此貪慾如增大,
則予將投入惡趣。予須制伏此一煩惱。」於是將盜水而飲之事置於念頭,愈益為觀念
之修行,終至得辟支佛之智,而對獲得之智經過不斷思考而去。
時其他之一人,洗身起立,向彼云:「吾友!予等歸家。」彼答:「君且歸去,予
於家已無用,予已成為辟支佛矣。」「辟支佛如君之狀耶?然則辟支佛為如何之人
物?」「辟支佛有二指長之髮,著袈裟衣,住於北面雪山之香醉山 3 洞窟之中。」於是
彼摩頭,於剎那之間消失在家之相,著純紅之重衣,纏似電光之腰帶,偏袒赤色之
上衣,以雲色之糞掃衣置於兩肩,蜂色(黑)粘土製之缽吊於左肩之下,彼立於空
中說法,然後昇至高空,降於香醉山之洞窟。
又迦尸國之村有某地主於店中坐定,見某人攜妻前來,彼放縱五官眺望彼容色
優美之婦人,彼自思︰「若予貪慾熾盛,予將墮入惡趣。」於是彼恐懼戰慄,愈並積
第十一篇 二五一
--------------------------------------------------------------------------
小部經典十一 二五二

115 累修行觀念,生辟支佛之智,立於空中說法,而後往香醉山洞窟而去。
又迦尸國村落之住民,父子二人一同行路,盜賊於森林入口處埋伏等待,捕獲
彼等父子,捉其子云︰「持財寶來,領取汝子。」將父親放回。又捕獲兄弟二人,捉
其弟而放其兄。又捕獲師父與弟子,捉其師而放弟子,因弟子愛惜學問,往持財寶
前來,領取其師。
時有父子已知盜賊埋伏等待,父云:「汝行予待其捕。」子云:「父莫作是言,父
行,予待其捕。」父云:「汝莫作是言。」父子相互爭辯之中,為盜賊所捕,盜賊問曰:
「汝等相互有何關係?」「予等無任何關係。」彼等故意以為妄言。彼等由森林出,黃
昏洗身體之時,其子默檢自己之戒德,見自為妄言:「予此惡行增大,將墮惡趣。予
須制服此煩惱。」於是彼愈益積觀念之修行,生辟支佛之智,而後立於空中為父說法,
向香醉山之洞窟而去。
又迦尸國之村落某地主禁止殺生,然於獻犧牲祭禮之時,多人集合向彼曰:「地
主!今為犧牲祭之時,予等思欲殺鹿及豚向夜叉神為犧牲之供獻。」地主曰:「汝等
可從前此之習慣。」於是諸人多為殺生。彼見諸多之魚肉:「此諸人如此濫殺生物,
因予之一言,使彼等殺生。」彼深致後悔,於是托窗而立,愈益積觀念之修行,得辟
支佛之智,立於空中說法,然後往香醉山洞窟而去。

116 又迦尸國之村落有某地主禁止賣酒,多人云:「以前在此時期,有酒祭之祭日,
予等應如何為之?」彼云:「汝等依先祖之例為之。」於是諸人為祭,飲酒喧嘩,或挫
手足,或割頸截耳,彼等被捕縛,多受刑罰。地主見彼等心中自思:「若予不與承諾,
彼等將不嚐受此等苦痛。」彼因此事,深致後悔,於是愈益修行觀念,生辟支佛之智,
立於空中說法:「汝等不可怠惰。」然後往香醉山洞窟。
其後五人之辟支佛為行乞而至波羅奈之都,下降立於自家之門下,善整服裝,
善纏身軀,以莊嚴之步法托缽達到王宮之門前。王見彼等起淨信之心,招入王之宮
殿,洗彼等之足,塗以香油,招待以軟硬美味之食物。於是王坐於一方問曰:「諸位
大德!尚在青年而出家,乃殊勝之事,於此青年時代諸位出家,視諸愛慾,以為禍
患。然諸位修行觀念之對象,出家之動機為何?」彼等向王語云:
一 我飲友不與之水 故後嫌惡此惡事
今決再不為此惡 知此之故我出家
第十一篇 二五三
--------------------------------------------------------------------------
小部經典十一 二五四
二 見他人妻起欲心 故後嫌惡此惡事
我今再不為此惡 知此之故我出家
三 大王!森林諸盜賊 捕獲我之父
我為彼等問 知而答虛語
故後我為此 嫌惡此惡事
決不再為惡 是故我出家
四 營犧牲之祭 人人為殺生
彼等要求我 我與彼承諾
故後我為此 嫌惡此惡事
決不再為惡 是故我出家
五 穀酒果酒[調和酒]4 最初飲者諸人人 5

117 彼等無益今多飲 我與飲酒之承諾
故後嫌惡此惡事 不再為惡故出家
彼等順序說述五偈。
王聞每人之回答,述讚賞之辭曰:「諸位大德!出家於諸君最為適當。」
王聽聞彼等之法,起淨信之心,與衣服醫藥,送出辟支佛等。彼等亦向王作禮,
離其處而去。
爾時以來,王於物質之欲望,離欲而不關心,雖然攝取上味之食物,然對婦人
不語不見,以離欲心起立行止。入王室靜坐,觀白壁為準備定,不久即起禪定,彼
達禪定,呵斥愛欲而唱次之偈:
六 愛欲實可忌 惡香甚多棘
耽溺於欲者 不得此安樂

118 時彼之第一之后自思:「此大王聞辟支佛之說法,為不滿足之狀,不與我等談
話,自入王室,是故予須把握此王。」后往王室之門口,立於門前,聞王呵斥愛欲感
慨甚深之偈,后云:「大王!貴君呵斥愛欲,但世間無有愛欲之快樂者。」后讚美愛
欲唱他之一偈:
七 愛欲快樂大美味 無有快樂勝愛欲
生前耽於愛欲者 死後彼等可生天
第十一篇 二五五
--------------------------------------------------------------------------
小部經典十一 二五六
菩薩聞此,叱彼女曰:「此死惡婆,汝為何言,愛欲有何快樂,愛欲實為轉成苦
痛之物。」於是唱殘餘之諸偈:
八 愛欲惡味為苦患 無有苦痛甚愛欲
生前耽溺愛欲者 死後彼等生地獄
九 堅銳利如刀 無慈悲之劍
如短刀刺胸 愛欲更苦痛
一○ 身如丈之深 炭火燃其身
太陽熱犁頭 愛欲更苦痛
一一 劇烈如毒藥 或如煮沸油
或如銅綠青 愛欲更苦痛

119 菩薩摩訶薩向后如是說法,於是集合大臣等:「汝等大臣!汝等統治國家,予將
出家。」多數人民悲泣,菩薩昇起立於空中,與諸人教訓,然後由空中飛向北方至雪
山,於心情愉快場所結庵,出家為仙人之道,命終之後,彼繼生於梵天世界。
結分 佛述此法語後,佛言:「汝等比丘!煩惱非是小事,縱然微小煩惱,賢人
亦應調伏。」於是佛說明四諦之理──四諦說明竟,五百人之比丘等,達阿羅漢位
──於是佛為作本生今昔之結語:「爾時之辟支佛等已般涅槃,后是羅喉羅之母,王
即是我。」
註 1 英譯於第四一二,德譯於第三○五及第四○八中舉出。
2 指身口意三者。
3 香醉山 Nandamulaka 為辟支佛所住之洞窟。
4 Sara 穀物所造之酒(穀酒)。meraya 植物之汁所造之酒(調和酒)。
5 原文 Ye Jana patham'asu no,註 Ye no game jana pathamam evarupa asum ahesum
(於我村最初如此之人人)。
第十一篇 二五七
--------------------------------------------------------------------------
小部經典十一 二五八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