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減經

Sallekha (MN 8)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大純陀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大純陀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種種見在世間中生起:與我論有關的,或與世界論有關的,大德!只初作意的比丘有這樣見的捨斷嗎?有這樣見的斷念嗎?」
「純陀!這種種見在世間中生起:與我論有關的,或與世界論有關的,如果在那些見生起之處、在[那些見]有煩惱潛在趨勢之處、在[那些見]執行之處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見:『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這樣,有這些見的捨斷;這樣,有這些見的斷念。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純陀!這是可能的:這裡,如果某些比丘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他這麼想:『我正住於削減。』但,純陀!這在聖者之律中不被稱為削減,這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在當生中的樂住。
又,純陀!這裡,削減應該被你們[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殘害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殘害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殺生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殺生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未給予而取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未給予而取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非梵行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非梵行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妄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妄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離間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離間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粗惡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粗惡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雜穢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雜穢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貪婪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貪婪者。』削減應該被做。『其他[眾生]將是惡意心者,在這裡,我們將是無惡意者。』削減應該被做。『其他[眾生]將是邪見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見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志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志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業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業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命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命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精進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精進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念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念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定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定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智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智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邪解脫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正解脫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被惛沈睡眠纏縛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惛沈睡眠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掉舉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掉舉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疑者,在這裡,我們將是脫離疑者。』削減應該被做。『其他[眾生]將是容易憤怒者,在這裡,我們將是無憤怒者。』削減應該被做。『其他[眾生]將是怨恨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怨恨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藏惡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藏惡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欺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欺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嫉妒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嫉妒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慳吝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慳吝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狡猾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狡猾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偽詐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偽詐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剛愎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剛愎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極慢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極慢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難順從糾正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易順從糾正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惡朋友,在這裡,我們將是善朋友。』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放逸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放逸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無信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有信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無慚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有慚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無愧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有愧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少聞者,在這裡,我們將是多聞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懈怠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活力已被發動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念已忘失者,在這裡,我們將是念已現前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劣慧者,在這裡,我們將是慧具足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其他[眾生]將是固執己見、倔強、難棄捨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固執己見、不倔強、容易棄捨者。』削減應該被[這樣]做。
純陀!我說心在善法上生起是非常有用的,更不用說以身、言語遵奉。純陀!因此,在這裡,應該使心生起:『其他[眾生]將是殘害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殘害者。』應該使心生起:『其他[眾生]將是殺生者,在這裡,我們將是離殺生者。』……應該使心生起:『其他[眾生]將是固執己見、倔強、難棄捨者,在這裡,我們將是不固執己見、不倔強、容易棄捨者。』
純陀!猶如會有為了回避不平整道路的其他平整道路,或猶如會有為了回避不平整渡場的其他平整渡場。同樣的,純陀!對殘害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殘害。對殺生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殺生。對未給予而取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未給予而取。對妄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妄語。對離間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離間語。對粗惡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粗惡語。對雜穢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雜穢語。對貪婪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貪婪。對瞋恚心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瞋恚心。對邪見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見。對邪志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志。對邪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語。對邪業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業。對邪命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命。對邪精進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精進。對邪念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念。對邪定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定。對邪智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智。對邪解脫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正解脫。對被惛沈睡眠纏縛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離惛沈睡眠。對掉舉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掉舉。對疑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脫離疑。對容易憤怒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無憤怒。對怨恨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怨恨。對藏惡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藏惡。對欺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欺瞞。對嫉妒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嫉妒。對慳吝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慳吝。對狡猾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狡猾。對偽詐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偽詐。對剛愎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剛愎。對極慢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極慢。對難順從糾正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易順從糾正。對惡朋友,有為了回避的善朋友。對放逸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放逸。對無信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有信。對無慚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有慚。對無愧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有愧。對少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多聞。對懈怠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活力激發。對念已忘失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念已現前。對劣慧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慧具足。對固執己見、倔強、難棄捨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回避的不固執己見、不倔強、容易棄捨。
純陀!猶如凡任何不善法,他們全都走向下方;凡任何善法,他們全都走向上方。同樣的,純陀!對殘害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向上方的不殘害。對殺生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向上方的離殺生。……(中略)對固執己見、倔強、難棄捨的男子來說,有為了向上方的不固執己見、不倔強、容易棄捨。
純陀!『自己是陷入泥沼者而將拉出其他陷入泥沼者。』這是不可能的;純陀!『自己是未陷入泥沼者而將拉出其他陷入泥沼者。』這是可能的。純陀!『自己是未調御、未受訓練、未般涅槃者而將使其他人調御、訓練、般涅槃。』這是不可能的;『自己是已調御、已受訓練、般涅槃者而將使其他人調御、訓練、般涅槃。』這是可能的。同樣的,純陀!對殘害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殘害。對殺生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殺生。對未給予而取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未給予而取。對妄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妄語。對離間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離間語。對粗惡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粗惡語。對雜穢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雜穢語。對貪婪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貪婪。對瞋恚心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瞋恚心。對邪見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見。對邪志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志。對邪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語。對邪業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業。對邪命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命。對邪精進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精進。對邪念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念。對邪定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定。對邪智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智。對邪解脫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正解脫。對被惛沈睡眠纏縛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離惛沈睡眠。對掉舉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掉舉。對疑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脫離疑。對容易憤怒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無憤怒。對怨恨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怨恨。對藏惡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藏惡。對欺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欺瞞。對嫉妒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嫉妒。對慳吝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慳吝。對狡猾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狡猾。對偽詐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偽詐。對剛愎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剛愎。對極慢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極慢。對難順從糾正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易順從糾正。對惡朋友,有為了般涅槃的善朋友。對放逸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放逸。對無信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有信。對無慚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有慚。對無愧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有愧。對少聞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多聞。對懈怠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活力激發。對念已忘失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念已現前。對劣慧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慧具足。對固執己見、倔強、難棄捨的男子來說,有為了般涅槃的不固執己見、不倔強、容易棄捨。
像這樣,純陀!削減法門已被我教導,心的生起法門已被我教導,回避法門已被我教導,向上方法門已被我教導,般涅槃法門已被我教導,純陀!凡依憐愍對弟子有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所應作的,我已為你們做了。純陀!有這些樹下、這些空屋,純陀!你們要禪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後變得後悔,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大純陀歡喜世尊所說。
『被說的四十四句,以五節教導,名為削減經,甚深似大海。』
削減經第八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