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穢經

Anaṅgaṇa (MN 5)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比丘學友們!」
「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學友們!現在世間中存在這四種人,哪四種呢?
學友們!這裡,某類人存在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又,學友們!這裡,某類人存在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學友們!這裡,某類人存在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又,學友們!這裡,某類人存在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學友們!在那裡,那種存在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的人,被說是這二種污穢人中的下劣人,學友們!在那裡,那種存在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的人,被說是這二種污穢人中的上等人,學友們!在那裡,那種存在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的人,被說是這二種無穢人中的下劣人,學友們!在那裡,那種存在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的人,被說是這二種無穢人中的上等人。」
當這麼說時,尊者大目犍連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什麼因、什麼緣這二種污穢人中一被說為下劣人,一被說為上等人呢?舍利弗學友!什麼因、什麼緣這二種無穢人中一被說為下劣人,一被說為上等人呢?」
「學友!在那裡,當人存在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不產生欲、將不努力、將不發出活力捨斷那污穢,他將有貪、有瞋、有癡、污穢、心被污染而死。學友!猶如被塵與垢覆蓋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既不使用也不清潔它,而置它於塵埃角落,學友!這樣,那銅鉢過些時候會更污染、卡垢嗎?」
「是的,學友!」
「同樣的,學友!當人存在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不產生欲、將不努力、將不發出活力捨斷那污穢,他將有貪、有瞋、有癡、污穢、心被污染而死。
學友!在那裡,當人存在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產生欲、將努力、將發出活力捨斷那污穢,他將無貪、無瞋、無癡、無穢、心不被污染而死。學友!猶如被塵與垢覆蓋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使用並清潔它,而不置它於塵埃角落,學友!這樣,那銅鉢過些時候會更乾淨、皎潔嗎?」
「是的,學友!」
「同樣的,學友!當人存在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產生欲、將努力、將發出活力捨斷那污穢,他將無貪、無瞋、無癡、無穢、心不被污染而死。
學友!在那裡,當人存在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作意淨相,以淨相的作意,貪將使心墮落,他將有貪、有瞋、有癡、污穢、心被污染而死。學友!猶如乾淨、皎潔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既不使用也不清潔它,而置它於塵埃角落,學友!這樣,那銅鉢過些時候會更污染、卡垢嗎?」
「是的,學友!」
「同樣的,學友!當人存在無穢而不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作意淨相,以淨相的作意,貪將使心墮落,他將有貪、有瞋、有癡、污穢、心被污染而死。
學友!在那裡,當人存在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不作意淨相,以淨相的不作意,貪將不使心墮落,他將無貪、無瞋、無癡、無穢、心不被污染而死。學友!猶如乾淨、皎潔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使用並清潔它,而不置它於塵埃角落,學友!這樣,那銅鉢過些時候會更乾淨、皎潔嗎?」
「是的,學友!」
「同樣的,學友!當人存在無穢而如實了知:『我的內在沒有污穢。』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將不作意淨相,以淨相的不作意,貪將不使心墮落,他將無貪、無瞋、無癡、無穢、心不被污染而死。
目犍連學友!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二種污穢人中一被說為下劣人,一被說為上等人,目犍連學友!這是因、這是緣,依此而這二種無穢人中一被說為下劣人,一被說為上等人。」
「學友!被稱為『污穢,污穢』,學友!污穢,這是什麼的同義語呢?」
「學友!污穢,這是惡不善欲行的同義語。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如果犯了過失,願比丘們不知道我犯了過失。』而,學友!這是可能的:比丘們會知道那位比丘犯了過失,『比丘們知道我犯了過失。』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如果犯了過失,比丘們應該私下呵叱我,而非在僧團中。』而,學友!這是可能的:比丘們會在僧團中呵叱那位比丘,而非私下地。『比丘們在僧團中呵叱那位比丘,非私下地。』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如果犯了過失,同輩應該呵叱我,而不是非同輩。』而,學友!這是可能的:非同輩會呵叱那位比丘,而不是同輩。『非同輩呵叱我,而不是同輩。』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比丘們安排我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願比丘們不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而,學友!這是可能的:比丘們會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比丘們不會安排那位比丘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比丘們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比丘們不安排我在最前面,然後為食物進入村落。』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非其他比丘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會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非那位比丘會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其他比丘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非我在食堂中得到第一個位子、第一個用水、第一個供食。』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在食堂中食後祝福,非其他比丘在食堂中食後祝福。』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會在食堂中食後祝福,非那位比丘會在食堂中食後祝福,『其他比丘在食堂中食後祝福,非我在食堂中食後祝福。』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非其他比丘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非那位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其他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非我會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們法。』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教導到僧園的比丘尼們法,……(中略)願我教導優婆塞們法……(中略)願我教導優婆夷們法,非其他比丘教導到僧園的優婆夷們法。』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優婆夷們法,非那位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優婆夷們法。『其他比丘會教導到僧園的優婆夷們法,非我會教導到僧園的優婆夷們法。』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比丘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非比丘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而,學友!這是可能的:比丘們會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比丘們會恭敬、尊重、尊敬、崇敬那位比丘。『比丘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比丘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比丘尼們……(中略)願優婆塞們……(中略)願優婆夷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非優婆夷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優婆夷會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優婆夷們會恭敬、尊重、尊敬、崇敬那位比丘。『優婆夷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優婆夷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非其他比丘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非那位比丘會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其他比丘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非我是勝妙衣服的利得者。』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這是可能的:這裡,某位比丘會生起這樣的欲求:『啊!願我是勝妙食物的利得者,……(中略)勝妙住所……(中略)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非其他比丘是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而,學友!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會是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非那位比丘會是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其他比丘是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非我是勝妙之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的利得者。』像這樣,他被激怒、不滿。學友!凡憤怒與不滿,這兩者都是污穢。
學友!污穢,這是這些惡不善欲行的同義語。
學友!凡比丘的任何這些惡不善欲行未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則即使他是住林野者、住邊地者、食施食者、次第乞食者、穿糞掃衣者、穿粗衣者,同梵行者仍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那位尊者的那些惡不善欲行未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學友,猶如乾淨、皎潔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以它裝死蛇或死狗或死人後,蓋上另一個銅鉢,走到市場,人們看見他後會說:『先生!這被[你]攜帶,如珍寶的是什麼呢?』他會站起來,打開檢視,一看,會起不可意狀態,會起厭逆狀態,會起嫌惡狀態,飢餓者也會沒食慾,何況吃飽者。同樣的,學友!凡比丘的任何這些惡不善欲行未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則即使他是住林野者、住邊地者、食施食者、次第乞食者、穿糞掃衣者、穿粗衣者,同梵行者仍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那位尊者的那些惡不善欲行未捨斷被看見、被聽聞。
學友!凡比丘的任何這些惡不善欲行已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則即使他是住村落邊界者、受請食者、穿屋主給的衣服者,同梵行者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那位尊者的那些惡不善欲行已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學友,猶如乾淨、皎潔的銅鉢被從店裡或鍛工家帶來,如果主人以它裝粳米飯、黑粒已除去的白米飯、各種湯、各種咖哩飯菜後,蓋上另一個銅鉢,走到市場,人們看見他後會說:『先生!這被[你]攜帶,如珍寶的是什麼呢?』他會站起來,打開檢視,一看,會起可意狀態,會起不厭逆狀態,會起不嫌惡狀態,吃飽者也會有食慾,何況飢餓者。同樣的,學友!凡比丘的任何這些惡不善欲行已捨斷被看見、被聽聞,則即使他是住村落邊界者、受請食者、穿屋主給的衣服者,同梵行者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那位尊者的那些惡不善欲行已捨斷被看見、被聽聞。」
當這麼說時,尊者大目犍連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有個譬喻出現在我的心中。」
「目犍連學友!請你說出來。」
「學友!有一次,我住在王舍城的山圍域。學友!那時,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王舍城。當時,造車師之子瑟密低在刨車輞,而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車師之子站在他旁邊。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車師之子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啊!這位造車師之子瑟密低會在這車輞刨這個彎、這個曲、這個缺點,這樣,這個輞會離彎、離曲、離缺點,純住立於核心。』學友!造車師之子瑟密低就如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車師之子心的深思那樣在那車輞刨這個彎、這個曲、這個缺點。學友!那時,悅意的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車師之子說悅意之語:『我想,他以心知[我]心地刨。』
同樣的,學友!那些無信、為了生活而不是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狡詐、偽善、欺騙、毛躁、自大、輕浮、饒舌、言語散亂、不守護根門、飲食不知適量、不專修清醒、不珍惜沙門身分、不強烈地尊重所學、奢侈、散漫、率先墮落、輕忽獨居的責任、懈怠、缺乏活力、念已忘失、不正知、不得定、心散亂、劣慧、愚蠢的人,我想,尊者舍利弗以心知[他]心地以這法門刨他們。
但,那些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不狡詐、不偽善、不毛躁、不自大、不輕浮、不饒舌、言語不散亂、守護根門、飲食知適量、已專修清醒、珍惜沙門身分、強烈地尊重所學、不奢侈、不散漫、在墮落上卸下責任、在獨居上領先、活力已被發動、自我努力、念已現前、正知、得定而心一境、有慧、不愚蠢的善男子,他們聽聞尊者舍利弗的這法門後,我想,以語與意喝飲、吃食:『確實好!先生!他使同梵行者從不善中出來,建立於善中。』學友!猶如年輕而喜歡裝飾的女子或男子,頭已洗,得到青蓮花環、大茉莉花環、善思花環,以兩手領受後,會戴在頭頂上。同樣的,學友!那些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不狡詐、不偽善、不毛躁、不自大、不輕浮、不饒舌、言語不散亂、守護根門、飲食知適量、已專修清醒、珍惜沙門身分、強烈地尊重所學、不奢侈、不散漫、在墮落上卸下責任、在獨居上領先、活力已被發動、自我努力、念已現前、正知、得定而心一境、有慧、不愚蠢的善男子,他們聽聞尊者舍利弗的這法門後,我想,以語與意喝飲、吃食:『確實好!先生!他使同梵行者從不善中出來,建立於善中。』」
像這樣,那兩大龍互相善說、感到喜悅。
無穢經第五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