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之繼承人經

Dhammadāyāda (MN 3)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你們要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不要成為財物之繼承人。我[出於]對你們的憐愍而想:『弟子們是否能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比丘們!如果你們成為我的財物之繼承人,你們因此會被指責:『大師的弟子們住於財物之繼承人,而不是法之繼承人。』我也因此會被指責:『大師的弟子們住於財物之繼承人,而不是法之繼承人。』而,比丘們!如果你們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你們因此不會被指責:『大師的弟子們住於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我也因此不會被指責:『大師的弟子們住於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比丘們!因此,你們要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不要成為財物之繼承人。我[出於]對你們的憐愍而想:『弟子們是否能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
比丘們!這裡,如果我是已吃飽、已滿足、已圓滿、已完結、已滿腹、盡我所需者,而我的施食會成為殘餘法、應該捨棄法。那時,如果來了兩位比丘,被飢餓無力折磨,我這麼說:『比丘們!我是已吃飽、已滿足、已圓滿、已完結、已滿腹、盡我所需者,而有我的施食成為殘餘法、應該捨棄法,如果你們需要,請你們吃,如果你們不吃,我將丟棄它到少草處,或沈入無蟲的水中。』在那裡,一位比丘這麼想:『世尊是已吃飽、已滿足、已圓滿、已完結、已滿腹、盡我所需者,而有世尊的這施食成為殘餘法、應該捨棄法,如果我們不吃,現在世尊將丟棄它到少草處,或沈入無蟲的水中,又,此為世尊所說:「比丘們!你們要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不要成為財物之繼承人。」而,施食,這是某種財物,讓我不吃這施食,以這飢餓無力這麼度過這個日與夜。』他不吃那施食,因為那樣,會飢餓無力地這麼度過那個日與夜。那時,第二位比丘這麼想:『世尊是已吃飽、已滿足、已圓滿、已完結、已滿腹、盡我所需者,而有世尊的這施食成為殘餘法、應該捨棄法,如果我們不吃,現在世尊將丟棄它到少草處,或沈入無蟲的水中,讓我吃這施食,驅逐飢餓無力後,這麼度過這個日與夜。』他吃那施食,驅逐飢餓無力後,這麼度過那個日與夜。比丘們!即使那位比丘吃那施食,驅逐飢餓無力後,這麼度過那個日與夜,而前面的那位比丘更應該被我尊敬與讚賞,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那位比丘將長時間導向少欲、知足、削減、易養、活力激發。因此,比丘們!你們要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不要成為財物之繼承人。我[出於]對你們的憐愍而想:『弟子們是否能成為我的法之繼承人,而不是財物之繼承人。』」
這就是世尊所說,世尊說了這個後,就起座進入住處。
在那裡,當世尊離去不久,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比丘學友們!」
「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學友們!什麼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呢?什麼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呢?」
「學友!我們從遠處來到尊者舍利弗面前想知道這所說的義理,如果尊者舍利弗能說明這所說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尊者舍利弗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學友們!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學友們!什麼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呢?學友們!這裡,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不捨斷那些法,他們是奢侈者、散漫者、率先墮落者、輕忽獨居的責任者。學友們!在那裡,上座比丘們以三個理由應該被呵責:『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以這第一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呵責。『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不捨斷那些法。』以這第二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呵責。『他們是奢侈者、散漫者、率先墮落者、輕忽獨居的責任者。』以這第三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呵責。學友們!上座比丘們以這三個理由應該被呵責。學友們!在那裡,中座比丘們……(中略)新比丘們以三個理由應該被呵責:『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以這第一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呵責。『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不捨斷那些法。』以這第二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呵責。『他們是奢侈者、散漫者、率先墮落者、輕忽獨居的責任者。』以這第三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呵責。學友們!新比丘們以這三個理由應該被呵責。學友們!這個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不隨學遠離。
又,學友們!什麼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呢?學友們!這裡,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捨斷那些法,他們不是奢侈者、散漫者,是在墮落上卸下責任者、在獨居上領先者。學友們!在那裡,上座比丘們以三個理由應該被讚賞:『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以這第一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讚賞。『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捨斷那些法。』以這第二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讚賞。『他們不是奢侈者、散漫者,是在墮落上卸下責任者、在獨居上領先者。』以這第三個理由上座比丘們應該被讚賞。學友們!上座比丘們以這三個理由應該被讚賞。學友們!在那裡,中座比丘們……(中略)新比丘們以三個理由應該被讚賞:『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以這第一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讚賞。『凡大師說的捨斷法,他們捨斷那些法。』以這第二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讚賞。『他們不是奢侈者、散漫者,是在墮落上卸下責任者、在獨居上領先者。』以這第三個理由新比丘們應該被讚賞。學友們!新比丘們以這三個理由應該被讚賞。學友們!這個情形是住於獨住的大師弟子們隨學遠離。
學友們!這裡,貪欲與瞋恚是邪惡的,有為了貪欲與瞋恚的捨斷,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學友們!但什麼是那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呢?就是這八支聖道,即: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學友們!這是那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
學友們!這裡,憤怒與怨恨是邪惡的,……(中略)藏惡與欺瞞是邪惡的,……(中略)嫉妒與慳吝是邪惡的,……(中略)欺騙與諂媚是邪惡的,……(中略)頑固與激情是邪惡的,……(中略)慢與極慢是邪惡的,……(中略)憍慢與放逸是邪惡的,有為了憍慢與放逸的捨斷,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學友們!但什麼是那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呢?就是這八支聖道,即: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學友們!這是那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
這就是尊者舍利弗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們歡喜尊者舍利弗所說。
法之繼承人經第三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