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煩惱經

Sabbāsava (MN 2)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一切煩惱的自制法門,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我說諸煩惱的滅盡是屬於知者、見者的,非不知者、不見者。而,比丘們!我說知什麼者、見什麼者有諸煩惱的滅盡呢?如理作意與不如理作意。比丘們!當不如理作意時,未生起的諸煩惱生起;已生起的諸煩惱增大。比丘們!當如理作意時,未生起的諸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諸煩惱被捨斷。
比丘們!有煩惱應該以見捨斷;有煩惱應該以自制捨斷;有煩惱應該以受用捨斷;有煩惱應該以忍受捨斷;有煩惱應該以迴避捨斷;有煩惱應該以除去捨斷;有煩惱應該以修習捨斷。應該以見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見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他不了知應該被作意的法,不了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當他不了知應該被作意的法,不了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時,他作意那些不應該被作意的法,不作意那些應該被作意的法。
比丘們!哪些是不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作意呢?比丘們![它們是]當作意那些法時,未生起的欲煩惱生起,已生起的欲煩惱增大,或者,未生起的有煩惱生起,已生起的有煩惱增大,或者,未生起的無明煩惱生起,已生起的無明煩惱增大,這些是不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作意。
比丘們!哪些是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不作意呢?比丘們![它們是]當作意那些法時,未生起的欲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欲煩惱被捨斷,或者,未生起的有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有煩惱被捨斷,或者,未生起的無明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無明煩惱被捨斷,這些是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不作意。
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之作意,以應該被作意的法之不作意而未生起的煩惱生起,已生起的煩惱增大。
他這樣不如理作意:『我過去世存在嗎?我過去世不存在嗎?我過去世是什麼呢?我過去世的情形如何呢?我過去世曾經是什麼,[後來]又變成什麼?我未來世存在嗎?我未來世不存在嗎?我未來世會是什麼呢?我未來世的情形如何呢?我未來世會是什麼,[以後]又變成什麼?』或者,他現在內心對現在世有疑惑:『我存在嗎?我不存在嗎?我是什麼?我的情形如何?這眾生從何而來,將往何去?』
當他這麼不如理作意時,六種見的某個見生起:『有我的真我』之見會真實、堅固地生起,或者,『沒有我的真我』之見會真實、堅固地生起,或者,『我就以真我認知真我』之見會真實、堅固地生起,或者,『我就以真我認知無真我』之見會真實、堅固地生起,或者,『我就以無真我認知真我』之見會真實、堅固地生起,抑或有這樣的見:『這個說話的、能感受之我的真我到處經驗善、惡業的果報,而這個我的真我是常的、堅固的、常恆的、不變易法,它將正如等同常恆那樣存續。』比丘們!這惡見被稱為:叢林之見;荒漠之見;歪曲之見;動搖之見;束縛之見。比丘們!被見之束縛所束縛,未受教導的一般人不從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被釋放,我說:『他不從苦被釋放。』
比丘們!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是見過聖者的,熟練聖者法的,善受聖者法訓練的;是見過善人的,熟練善人法的,善受善人法訓練的,他了知應該被作意的法,了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當他了知應該被作意的法,了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時,他不作意那些不應該被作意的法,作意那些應該被作意的法。
比丘們!哪些是不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不作意呢?比丘們![它們是]當作意那些法時,未生起的欲煩惱生起,已生起的欲煩惱增大,或者,未生起的有煩惱生起,已生起的有煩惱增大,或者,未生起的無明煩惱生起,已生起的無明煩惱增大,這些是不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不作意。
比丘們!哪些是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作意呢?比丘們![它們是]當作意那些法時,未生起的欲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欲煩惱被捨斷,或者,未生起的有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有煩惱被捨斷,或者,未生起的無明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無明煩惱被捨斷,這些是應該被作意的法而他作意。
以不應該被作意的法之不作意,以應該被作意的法之作意而未生起的煩惱不生起,已生起的煩惱被捨斷。
他如理作意:『這是苦。』如理作意:『這是苦集。』如理作意:『這是苦滅。』如理作意:『這是導向苦滅道跡。』當他這麼如理作意時,三結被捨斷:有身見、疑、戒禁取。
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見捨斷。應該以自制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自制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住於眼根自制之已防護。比丘們!當住於眼根自制之未防護時,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當住於眼根自制之已防護時,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如理省察而住於耳根自制之已防護。……(中略)住於鼻根自制之已防護。……(中略)住於舌根自制之已防護。……(中略)住於身根自制之已防護。……(中略)住於意根自制之已防護。比丘們!當住於意根自制之未防護時,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當住於意根自制之已防護時,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
比丘們!凡住於自制之未防護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住於自制之已防護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自制捨斷。應該以受用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受用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受用衣服:只為了寒冷的防禦,暑熱的防禦,虻、蚊、風、日、蛇接觸的防禦,只為了陰部的覆藏。如理省察而受用施食:不為了享樂,不為了陶醉,不為了好身材,不為了莊嚴,只為了這個身體的存續、生存,為了止息傷害,為了資助梵行。這樣,我將擊退之前的感受,不激起新的感受,健康、無過失,樂住。如理省察而受用住處:只為了寒冷的防禦,暑熱的防禦,虻、蚊、風、日、蛇接觸的防禦,只為了氣候危難的除去、靜坐禪修的快樂。如理省察而受用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只為了已生起惱害感受的防禦,最多為了不瞋心。
比丘們!凡無受用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凡受用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受用捨斷。應該以忍受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忍受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忍耐寒、熱、飢、渴,虻、蚊、風、日、蛇的接觸,辱罵、誹謗的語法,他是對已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奪命的身體感受之忍住者。
比丘們!凡不忍受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凡忍受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忍受捨斷。應該以迴避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迴避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避開兇惡的象,避開兇惡的馬,避開兇惡的牛,避開兇惡的狗,[避開]蛇、殘株、荊棘叢、坑洞、斷崖、溝池、污水坑。坐在像這樣的不當座位,行於像這樣的不當行境,親近像這樣的惡朋友:同梵行智者會認定[他]於惡的狀態者,他如理省察而避開那不當座位、那不當行境、那惡朋友。
比丘們!凡不迴避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凡迴避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迴避捨斷。應該以除去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除去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不忍受已生起的欲尋,使它走到捨斷、除去、作終結、不存在,已生起的惡意尋……(中略)已生起的加害尋……(中略)不忍受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使它走到捨斷、除去、作終結、不存在。
比丘們!凡不除去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凡除去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除去捨斷。應該以修習捨斷
比丘們!什麼是煩惱應該以修習捨斷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如理省察而依止遠離、依止離貪、依止滅、捨棄的圓熟修習念覺支;如理省察而依止遠離、依止離貪、依止滅、捨棄的圓熟修習擇法覺支;……(中略)修習活力覺支……修習喜覺支……修習寧靜覺支……修習定覺支……依止遠離、依止離貪、依止滅、捨棄的圓熟修習平靜覺支。
比丘們!凡不修習者,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凡修習者,這樣,那些煩惱、惱害、熱惱不存在。比丘們!這些被稱為煩惱應該以修習捨斷。
比丘們!對比丘來說,凡煩惱應該以見捨斷者,它們被見捨斷;凡煩惱應該以自制捨斷者,它們被自制捨斷;凡煩惱應該以受用捨斷者,它們被受用捨斷;凡煩惱應該以忍受捨斷者,它們被忍受捨斷;凡煩惱應該以迴避捨斷者,它們被迴避捨斷;凡煩惱應該以除去捨斷者,它們被除去捨斷;凡煩惱應該以修習捨斷者,它們被修習捨斷,比丘們!這被稱為:『比丘住於一切煩惱自制之已防護,切斷渴愛,破壞結,以慢的完全止滅而得到苦的結束。』」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一切煩惱經第二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