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62經

Paṭipadā [Acelaka] 1–2 (AN 3.157–162)

「比丘們!有這三種道,哪三種呢?粗道、燒盡道、中道。
比丘們!哪種是粗道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這麼說、這麼見者:『在欲中沒有過失。』他來到陷落於那欲中,比丘們!這被稱為粗道。
比丘們!哪種是燒盡道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裸行者、脫離正行者、舔手者、受邀不來者、受邀不住立者、不受用帶來的、特別作的、招待的[食物]者,他不從瓶口取食,不從鍋口取食,不[從]門檻中間、棒杖中間、杵中間、正在吃的兩人、孕婦、授乳女、與男子生活者[取食],不從撿拾收集的食物處、有狗現前處、蒼蠅群集處[取食],不[吃]魚、肉,不飲榖酒、果酒、[發酵]酸粥,他[托鉢]一家[吃]一口、二家二口、……七家七口,他[每天]以一小碟[食物]維生、二小碟維生、……七小碟維生,一天吃一餐、二天吃一餐、……七天吃一餐,像這樣,半個月[吃一餐],他住於致力於定期吃食物之實踐,他是食生菜者、食稗子者、食生米者、食大度拉米者、食蘇苔者、食米糠者、食飯汁者、食胡麻粉者、食茅草者、食牛糞者,他以森林的根與果實食物維生,以落下的果實為食物,他穿麻衣、麻的混織物、裹屍布、糞掃衣、低力刀樹[之樹皮]、羚羊皮、羊皮、茅草衣、樹皮衣、木片衣、頭髮編織衣、獸毛編織衣、貓頭鷹羽毛衣,他是拔髮鬚者、致力於拔髮鬚之實踐者、常站立者、拒絕座位者、蹲踞者、勤奮於蹲踞之實踐者、臥荊棘者,他住於致力於黃昏前水浴三次之實踐者,像這樣,他住於許多如此形式對身體的苦行與折磨之實踐,比丘們!這被稱為燒盡道。
比丘們!哪種是中道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住於在身上隨觀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在受上……(中略)在心上……(中略)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比丘們!這被稱為中道。
比丘們!這是三種道。」
「比丘們!有這三種道,哪三種呢?粗道、燒盡道、中道。
比丘們!哪種是粗道呢?……(中略)比丘們!這被稱為粗道。
比丘們!哪種是燒盡道呢?……(中略)比丘們!這被稱為燒盡道。
比丘們!哪種是中道呢?比丘們!這裡,比丘為了未生起的惡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惡不善法之捨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續、不消失、增加、擴大、圓滿修習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
修習具備欲定勤奮之行的神足,活力定勤……(中略)心定……(中略)修習具備考察定勤奮之行的神足……(中略)。
修習信根……修習活力根……修習念根……修習定根……修習慧根……。
修習信力……修習活力之力……修習念力……修習定力……修習慧力……。
修習念覺支,……修習擇法覺支……修習活力覺支……修習喜覺支……修習寧靜覺支……修習定覺支……修習平靜覺支……。
修習正見……修習正志……修習正語……修習正業……修習正命……修習正精進……修習正念……修習正定……,比丘們!這被稱為中道。
比丘們!這是三種道。」
裸行者品第六,其攝頌:
「念住、正勤,神足、根,力、覺支、道,應用於[行]道。」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