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法門經

Mūlapariyāya (MN 1)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名叫]高貴[地方]的幸運林,國王的沙羅樹下。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一切法的根本法門,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他覺知地為地;覺知地為地後,思量地、在地中思量、從地思量、思量『地是我的』而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水為水;覺知水為水後,思量水、在水中思量、從水思量、思量『水是我的』而歡喜水,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火為火;覺知火為火後,思量火、在火中思量、從火思量、思量『火是我的』而歡喜火,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風為風;覺知風為風後,思量風、在風中思量、從風思量、思量『風是我的』而歡喜風,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生命類為生命類;覺知生命類為生命類後,思量生命類、在生命類中思量、從生命類思量、思量『生命類是我的』而歡喜生命類,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天神為天神;覺知天神為天神後,思量天神、在天神中思量、從天神思量、思量『天神是我的』而歡喜天神,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生主神為生主神;覺知生主神為生主神後,思量生主神、在生主神中思量、從生主神思量、思量『生主神是我的』而歡喜生主神,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梵天為梵天;覺知梵天為梵天後,思量梵天、在梵天中思量、從梵天思量、思量『梵天是我的』而歡喜梵天,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光音天為光音天;覺知光音天為光音天後,思量光音天、在光音天中思量、從光音天思量、思量『光音天是我的』而歡喜光音天,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遍淨天為遍淨天;覺知遍淨天為遍淨天後,思量遍淨天、在遍淨天中思量、從遍淨天思量、思量『遍淨天是我的』而歡喜遍淨天,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廣果天為廣果天;覺知廣果天為廣果天後,思量廣果天、在廣果天中思量、從廣果天思量、思量『廣果天是我的』而歡喜廣果天,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征服天為征服天;覺知征服天為征服天後,思量征服天、在征服天中思量、從征服天思量、思量『征服天是我的』而歡喜征服天,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虛空無邊處為虛空無邊處;覺知虛空無邊處為虛空無邊處後,思量虛空無邊處、在虛空無邊處中思量、從虛空無邊處思量、思量『虛空無邊處是我的』而歡喜虛空無邊處,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識無邊處為識無邊處;覺知識無邊處為識無邊處後,思量識無邊處、在識無邊處中思量、從識無邊處思量、思量『識無邊處是我的』而歡喜識無邊處,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無所有處為無所有處;覺知無所有處為無所有處後,思量無所有處、在無所有處中思量、從無所有處思量、思量『無所有處是我的』而歡喜無所有處,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非想非非想處為非想非非想處;覺知非想非非想處為非想非非想處後,思量非想非非想處、在非想非非想處中思量、從非想非非想處思量、思量『非想非非想處是我的』而歡喜非想非非想處,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所見的為所見的;覺知所見的為所見的後,思量所見的、在所見的中思量、從所見的思量、思量『所見的是我的』而歡喜所見的,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所聽的為所聽的;覺知所聽的為所聽的後,思量所聽的、在所聽的中思量、從所聽的思量、思量『所聽的是我的』而歡喜所聽的,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所感覺的為所感覺的;覺知所感覺的為所感覺的後,思量所感覺的、在所感覺的中思量、從所感覺的思量、思量『所感覺的是我的』而歡喜所感覺的,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所識知的為所識知的;覺知所識知的為所識知的後,思量所識知的、在所識知的中思量、從所識知的思量、思量『所識知的是我的』而歡喜所識知的,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單一為單一;覺知單一為單一後,思量單一、在單一中思量、從單一思量、思量『單一是我的』而歡喜單一,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種種為種種;覺知種種為種種後,思量種種、在種種中思量、從種種思量、思量『種種是我的』而歡喜種種,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一切為一切;覺知一切為一切後,思量一切、在一切中思量、從一切思量、思量『一切是我的』而歡喜一切,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他覺知涅槃為涅槃;覺知涅槃為涅槃後,思量涅槃、在涅槃中思量、從涅槃思量、思量『涅槃是我的』而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不遍知它。』
以一般人之力的第一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凡心意未達成、住於無上離軛安穩希求中的有學比丘,他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要思量地、不要在地中思量、不要從地思量、不要思量『地是我的』而不要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想要遍知它。』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要思量涅槃、不要在涅槃中思量、不要從涅槃思量、不要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要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想要遍知它。』
以有學之力的第二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凡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已遍知它。』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他已遍知它。』
以煩惱已盡之力的第三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凡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貪的滅盡而離貪。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貪的滅盡而離貪。
以煩惱已盡之力的第四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凡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瞋的滅盡而離瞋。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瞋的滅盡而離瞋。
以煩惱已盡之力的第五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凡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癡的滅盡而離癡。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以癡的滅盡而離癡。
以煩惱已盡之力的第六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如來已遍知至終極。』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我說:『如來已遍知至終極。』
以如來之力的第七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比丘們!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自證地為地,證知地為地後,不思量地、不在地中思量、不從地思量思量、不思量『地是我的』而不歡喜地,那是什麼原因呢?像這樣,已知:『歡喜是苦的根。』後,『以有[為緣]而有生,對已生者來說有老死。』比丘們!因此,在這裡,我說:『以一切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捨棄、斷念,如來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
水……(中略)火……風……生命類……天神……生主神……梵天……光音天……遍淨天……廣果天……征服天……虛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所見的……所聽的……所感覺的……所識知的……單一……種種……一切……他自證涅槃為涅槃,證知涅槃為涅槃後,不思量涅槃、不在涅槃中思量、不從涅槃思量、不思量『涅槃是我的』而不歡喜涅槃,那是什麼原因呢?像這樣,已知:『歡喜是苦的根。』後,『以有[為緣]而有生,對已生者來說有老死。』比丘們!因此,在這裡,我說:『以一切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捨棄、斷念,如來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
以如來之力的第八理趣階位部分終了。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比丘不歡喜世尊所說。
根本法門經第一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