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吉經

Sirivaḍḍha (SN 47.29)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屋主富吉生病、痛苦、重病。那時,屋主富吉喚某位男子:
「喂!男子!來!你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大德!屋主富吉生病、痛苦、重病,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並且請你這麼說:『大德!請尊者阿難出自憐愍,去屋主富吉的住處,那就好了!』」
「是的。」那位男子回答屋主富吉後,就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男子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大德!屋主富吉生病、痛苦、重病,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又,他這麼說:『大德!請尊者阿難出自憐愍,去屋主富吉的住處,那就好了!』」
尊者阿難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尊者阿難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去屋主富吉的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尊者阿難對屋主富吉這麼說:
「屋主!你是否能忍受?是否能維持?是否苦的感受減退而沒增加,其減退而沒增加被了知?」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
「屋主!因此,在這裡,你應該這麼學:『我要住於在身上隨觀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在受上……(中略)在心上……(中略)我要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屋主!你應該這麼學。」
「大德!這被世尊教導的四念住,於我,存在著那些法;於那些法,我被看見,大德!我住於在身上隨觀身,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在受上……(中略)在心上……(中略)我住於在法上隨觀法,熱心、正知、有念,能調伏對於世間的貪與憂。大德!凡這些被世尊教導的五下分結,大德!我不見那些中的任何一項未被自己捨斷的。」
「屋主!這是你的獲得,屋主!這是你的好獲得,屋主!不還果被你記說。」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