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經

Pubbe (SN 36.24)

「比丘們!當我正覺以前,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這麼想:『什麼是受?什麼是受集?什麼是導向受集道跡?什麼是受滅?什麼是導向受滅道跡?什麼是受的樂味?什麼是過患?什麼是出離?』
比丘們!我這麼想:『有這三受: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這些被稱為受。
以觸集而有受集;渴愛是導向受集道跡。……(中略)
凡對於受之欲貪的調伏、欲貪的捨斷,這是受的出離。』」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