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婆迦經

Moḷiyasīvaka (SN 36.21)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遊行者髻髮尸婆迦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髻髮尸婆迦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凡這個人感受任何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全都因以前所作。』這裡,喬達摩先生怎麼說呢?」
「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膽引發而生起,尸婆迦!這應該可被自己感受得到:這裡,某些感受或由膽引發而生起。尸婆迦!這是世間的世俗真理:這裡,某些感受或由膽引發而生起,尸婆迦!那裡,凡那些這麼說、這麼見:『凡這個人感受任何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全都因以前所作。』的沙門、婆羅門者,他們越過自己的所知;他們越過在世間中的世俗真理,因此,我說:『那些沙門、婆羅門的[說法]是錯的。』
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痰引發……(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風引發……(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三者]集合……(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發生季節變化……(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發生不正確姿勢……(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突然的襲擊……(中略)尸婆迦!這裡,某些感受或由業的果報結果而生起。尸婆迦!這應該可被自己感受得到:這裡,某些感受或由業的果報結果而生起,尸婆迦!這是世間的世俗真理:這裡,某些感受或由業的果報結果發而生起。尸婆迦!那裡,凡那些這麼說、這麼見:『凡這個人感受任何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全都因以前所作。』的沙門、婆羅門者,他們越過自己的所知;他們越過在世間中的世俗真理,因此,我說:『那些沙門、婆羅門的[說法]是錯的。』」
當這麼說時,遊行者髻髮尸婆迦對世尊這麼說: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膽、痰、風,[三者]集合、季節,不正確、突然的襲擊、業報。」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