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經

Devadūta (MN 130)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猶如兩間有門的家屋,在那裡,有眼的男子們站在中間能看見進、出,走動、探查家的人們。同樣的,比丘們!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了知眾生依業流轉:『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人間。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餓鬼界,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畜生界,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比丘們!獄卒們各捉住他一邊手臂後,給閻摩王看[而說]:『大王!這位男子是不孝順母親者、不孝順父親者、不尊敬沙門、不尊敬婆羅門、不尊敬家族中長輩者,請大王對這位判決處罰!』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一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一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幼嫩愚鈍的嬰兒跌臥在自己的大小便中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生法,未跨越生,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一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二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二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年老的、像椽木那樣彎曲的、彎曲的、依靠拐杖、顫抖著而行、病苦、青春已逝、齒斷、髮白而稀或禿頭、皮皺、肢體斑濁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老法,未跨越老,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二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三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三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生病、痛苦、重病、跌臥在自己的糞尿中、被他人扶著起來、被他人扶著躺下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生病法,未跨越生病,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三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四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四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國王捕捉盜賊、罪犯後,會處以種種刑罰:會以鞭打、以棒打、以手杖打,會切斷手、腳、手與腳、耳、鼻、耳與鼻,會處以酸粥鍋刑、貝禿刑、羅侯口刑、火鬘刑、燭手刑、驅行刑、樹皮衣刑、羚羊刑、鉤肉刑、錢刑、鹼浴刑、扭轉門閂刑、稻草足踏台刑,淋熱油,令狗咬,活著令刺入,以刀劍砍頭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先生!凡作惡業者,他們在當生中被處以種種刑罰,更何況在來世!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四位天使後,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五位天使:『喂!男子!你沒見過第五位天使出現在人間嗎?』他這麼說:『大德!沒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在人間沒見過死了一天,死了兩天,死了三天,腫脹的、青瘀的、生爛膿的女子或男子嗎?』他這麼說:『大德!見過。』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有識、有念、老練的你不這麼想:「我也有死法,未跨越死,來吧!我要以身、語、意為善。」嗎?』他這麼說:『大德!我未能夠,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們!閻摩王對他這麼說:『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語、意為善,喂!男子!他們確實將依[你]那放逸處置你。而你的那惡業既不是母親所作,也不是父親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親族親屬所作,也不是沙門婆羅門所作,也不是諸天所作,而那惡業就是你所作,你將感受那果報。』
比丘們!閻摩王審問、質問、追究他關於第五位天使後,他變得沈默了。比丘們!獄卒們對他作五種繫縛刑罰: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手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第二隻手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腳掌,他們使赤熱鐵棒穿過第二隻腳掌,他們使赤熱鐵棒在中間穿過胸部。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使他橫臥後,以斧頭削他,……(中略)。比丘們!獄卒們腳上頭下抓住他後,以小斧削他,……(中略)。比丘們!獄卒們將他套上軛於車上後,使他在點燃火,已燃燒的、輝耀的地上來回,……(中略)。比丘們!獄卒們使他在已燃燒的、輝耀的大炭火山爬上爬下,……(中略)。比丘們!獄卒們腳上頭下抓住他後,丟入已燃燒的、輝耀的赤熱銅釜中,他在那裡被起泡沫地煮著,他在那裡起泡沫地載沈載浮或走橫。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丟他入大地獄,而,比丘們!那大地獄:
四個角落有四個門,被區分成等量部分,周邊為鐵壁,頂部被鐵覆蔽。
其地是鐵製的,被火燃燒到發光,全部一百由旬,遍佈後一切時存續。
又,比丘們!有火焰從那大地獄的東牆噴出撞到西牆,從西牆噴出撞到東牆,從北牆噴出撞到南牆,從南牆噴出撞到北牆,從下面噴出撞到上面,從上面噴出撞到下面牆。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那大地獄的東門被打開,在那裡,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當快速地、急速地跑時,他的外皮被燒、內皮被燒,肉被燒、筋被燒、骨頭冒出大煙,[腳]抬起就像那樣。比丘們!當他快到達時,門被關了。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那大地獄的西門被打開,……(中略)。北門被打開,……(中略)。南門被打開,在那裡,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當快速地、急速地跑時,他的外皮被燒、內皮被燒,肉被燒、筋被燒、骨頭冒出大煙,[腳]抬起就像那樣。比丘們!當他快到達時,門被關了,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長時間後,那大地獄的東門被打開,在那裡,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當快速地、急速地跑時,他的外皮被燒、內皮被燒,肉被燒、筋被燒、骨頭冒出大煙,[腳]抬起就像那樣。他從那個門出來。
又,比丘們!那大地獄緊接著大糞便地獄,他掉落那裡。比丘們!他在那糞便地獄中被針口眾生切斷外皮;切斷外皮後,切斷內皮;切斷內皮後,切斷肉;切斷肉後,切斷筋;切斷筋後,切斷骨頭;切斷骨頭後,啃骨頭。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們!那糞便地獄緊接著大熱灰地獄,他掉落那裡。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們!那熱灰地獄緊接著大絹綿樹林:一由旬高、十六指長荊棘、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他們令他在那裡爬上、爬下。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們!那絹綿樹林緊接著大劍葉林,他進入那裡。那被風吹動的葉片落下,切斷[他的]手、腳、手與腳、耳、鼻、耳與鼻。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們!那劍葉林緊接著大鹼水河,他掉落那裡。在那裡,他被順流、逆流、順流與逆流運送。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以釣鉤拉起他,使他站在陸地上,他們這麼說:『喂!男子!你想要什麼?』他這麼說:『大德!我餓。』比丘們!獄卒們以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熱鐵釘打開嘴後,以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熱鐵球丟入嘴中,它燒唇、嘴、喉、胃,取了腸、腸繫膜以下的部分出去。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
比丘們!獄卒們這麼說:『喂!男子!你想要什麼?』他這麼說:『大德!我渴。』比丘們!獄卒們以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熱鐵釘打開嘴後,以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熱熔銅灌入嘴中,它燒唇、嘴、喉、胃,取了腸、腸繫膜以下的部分出去。他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惡業滅前,他都不死。比丘們!獄卒們再丟他入大地獄。
比丘們!從前,閻摩王這麼想:『先生!凡世間作惡不善業者,他們被作像這樣的種種刑罰,願我得為人間眾生!且,願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出現於世間!願我侍奉世尊!願那世尊教導我法!願我了知那世尊的法!』
又,比丘們!我非聽聞其他沙門、婆羅門而這麼說,而只是以我自己所理解、以我自己所見、以我自己所知而說。」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雖]被天使們督促,那些人放逸,當人們轉生到下劣界時,他們長時間憂愁。
當這裡的善人被天使督促時,他們在善法上隨時不放逸。
在生與死的生起中,在取著上看見恐怖後,他們在生與死的消滅上,以不執取而解脫。
那些不放逸者是有樂的,在當生中成為寂滅者,一切怨恨、恐懼已過去,超越了一切苦。」
天使經第十終了。
空品第三終了,其攝頌:
有二種空,未曾有法與巴古勒,阿基勒哇大、名叫地生,阿那律與小雜染,愚者與賢者、天使,它們為十則。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