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古勒經

Bakkula [Bākula] (MN 124)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尊者巴古勒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出家前是尊者巴古勒朋友的裸行者迦葉去見尊者巴古勒。抵達後,與尊者巴古勒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裸行者迦葉對尊者巴古勒這麼說:
「巴古勒道友!你出家多久了呢?」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了。」
「而,巴古勒道友!在這八十年中你做過幾次性交呢?」
「迦葉道友!不應該這麼問我:『而,巴古勒道友!在這八十年中你做過幾次性交呢?』迦葉道友!應該這麼問我:『而,巴古勒道友!在這八十年中你過去生起過幾次欲想呢?』」
[「而,巴古勒道友!在這八十年中你過去生起過幾次欲想呢?」]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欲想。」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欲想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惡意想。……(中略)加害想。」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過去生起過加害想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欲尋。」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欲尋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過去生起過惡意尋。……(中略)加害尋。」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過去生起過加害尋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接受過屋主[施與的]衣服。」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接受過屋主[施與的]衣服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以刀切割過衣服。」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以刀切割過衣服者,我們憶持……(中略)。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以針縫衣服。……(中略)不自證以染料染衣服。……不自證在功德衣日縫衣服。……不自證為同梵行者處理做衣服的事。……不自證接受招待。……不自證過去生起過這樣的心:『啊!願有誰能招待我。』……不自證在屋內坐過。……不自證在屋內食過。……不自證執取過婦女的細相與相。……不自證對婦女教導過法,甚至四句的偈頌。……不自證走近比丘住房。……不自證對比丘尼教導法。……不自證對式叉摩那教導法。……不自證對沙彌尼教導法。……不自證令人出家。……不自證令人受具足戒。……不自證給予依止。……不自證令沙彌伺候。……不自證在浴室沐浴。……不自證以肥皂粉沐浴。……不自證為同梵行者按摩過肢體。……不自證過去曾生過甚至擠牛奶的一點點時間的病。……不自證吃過甚至五倍子碎片大小的藥物。……不自證[使用過]床墊。……不自證躺下過。」……我們憶持……(中略)。
「道友!我出家八十年,不自證雨季安居進入村落邊界的房舍。」凡在八十年中尊者巴古勒不自證雨季安居進入村落邊界的房舍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我只負債地吃國家中的食物七天,在第八天中生起完全智。」尊者巴古勒只負債地吃國家中的食物七天,在第八天中生起完全智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道友!願我得在這法、律中出家,願我得受具足戒。」裸行者迦葉得到在這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後不久,當尊者迦葉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尊者迦葉成為眾阿羅漢之一。
過些時候,尊者巴古勒取鑰匙後在住處與住處間走,這麼說:
「出來吧,尊者們!出來吧,尊者們!今天我將般涅槃。」尊者巴古勒取鑰匙後在住處與住處間走,這麼說:「出來吧,尊者們!出來吧,尊者們!今天我將般涅槃。」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尊者巴古勒坐在比丘僧團中般涅槃。尊者巴古勒坐在比丘僧團中般涅槃者,我們憶持尊者巴古勒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巴古勒經第四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