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未曾有經

Acchariya-abbhūta (MN 123)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眾多比丘食畢,從施食處返回,集合在講堂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
「不可思議啊!學友們!未曾有啊!學友們!如來的大神通力狀態、大威力狀態,確實因為如來能知道關於過去已般涅槃、已切斷戲論、已切斷路徑、已終結輪迴、已超越一切苦的諸佛:『那些世尊的出生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名字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姓氏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戒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法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慧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住處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解脫是這樣的。』
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不可思議啊!學友們!如來具備不可思議法,未曾有啊!學友們!如來具備未曾有法。」
這裡,那些比丘之間的這談論被中斷。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講堂。抵達後,在設置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現在,在這裡聚集共坐談論的是什麼呢?談論中被中斷的是什麼呢?」
「大德!這裡,食畢,從施食處返回,集合在講堂共坐,出現這樣的談論:『不可思議啊!學友們!未曾有啊!學友們!如來的大神通力狀態、大威力狀態,確實因為如來能知道關於過去已般涅槃、已切斷戲論、已切斷路徑、已終結輪迴、已超越一切苦的諸佛:「那些世尊的出生是這樣的;……名字是這樣的……姓氏是這樣的……戒是這樣的……法是這樣的……慧是這樣的……住處是這樣的;那些世尊的解脫是這樣的。」』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我們這麼說:『不可思議啊!學友們!如來具備不可思議法,未曾有啊!學友們!如來具備未曾有法。』大德!這是我們談論中被中斷的,這時世尊抵達。」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阿難!因此,在這裡,請你說明更多如來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正念、正知地往生兜率天。』大德!菩薩正念、正知地往生兜率天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正念、正知地存續於兜率天中。』大德!菩薩正念、正知地存續於兜率天中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盡其壽命地存續於兜率天中。』大德!菩薩盡其壽命地存續於兜率天中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正念、正知地入母胎。』大德!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正念、正知地入母胎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入母胎時,那時,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無量偉大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即使在那些世界中間空無防護的、暗黑的、黑暗的黑夜的,以日月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光明不領納處,也有無量偉大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往生那裡的眾生以那光明相互覺知:「先生!往生這裡的其他眾生確實存在。」而這十千世界震動、搖動、顫動,無量神聖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四位天子來守護四方,不讓人或非人或任何東西加害那位菩薩或菩薩的母親。』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菩薩的母親成為持戒者:離殺生,離未給予而取,離邪淫,離妄語,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菩薩的母親不對男子生起伴隨欲類的心意,並且,菩薩的母親不能被任何男子以染心征服。』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菩薩的母親是得到五種欲者,她具備、具足五種欲自娛。』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菩薩的母親不生任何病,菩薩的母親是身不疲倦的快樂者,菩薩的母親透過胎看見菩薩全部肢體與肢節,不缺諸根,阿難!猶如美麗的、出色的、八個切割面的、作工細緻的琉璃寶珠,在那裡,被藍或黃或紅或白或淡黃線綁住,有眼男子拿它在手掌上後能觀察:「這美麗的、出色的、八個切割面的、作工細緻的琉璃寶珠,在那裡,被藍或黃或紅或白或淡黃線綁住。」同樣的,阿難!當菩薩入母胎時,菩薩的母親不生任何病,菩薩的母親是身不疲倦的快樂者,菩薩的母親透過胎看見菩薩全部肢體與肢節,不缺諸根。』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生七天,菩薩的母親死了,往生兜率天。』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不像其他女子懷胎九或十個月後生產,菩薩的母親生菩薩不是這樣,菩薩的母親懷胎滿十個月後生菩薩。』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不像其他女子坐著或躺著生產,菩薩的母親生菩薩不是這樣,菩薩的母親就站著生菩薩。』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第一位接他的是天子,人們在後。』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菩薩未著地前,四位天子接他後,安置在母親前:「請你喜悅,皇后!你具大威力的兒子出生了。」』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明淨地出來:不被水沾污,不被粘液沾污,不被血液沾污,不被任何不淨的沾污,明淨的、清淨的,阿難!猶如珠寶放置在迦尸出產的布上,珠寶既不弄髒迦尸出產的布,迦尸出產的布也不弄髒珠寶,那是什麼原因呢?兩者都是清淨的狀態。同樣的,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明淨地出:不被水沾污,不被粘液沾污,不被血液沾污,不被任何不淨的沾污,明淨的、清淨的。』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兩道水流從空中出現:一冷一熱,對菩薩與母親作水洗。』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剛剛出生時,他平均地以兩腳站在地上,在白色傘跟隨下,面朝北交互走七步,環顧四方,如公牛之語說:「我是世間最高的,我是世間最勝的,我是世間最上的,這是最後生,現在,不再有再生了。」』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當菩薩出母胎時,那時,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無量偉大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即使在那些世界中間空無防護的、暗黑的、黑暗的黑夜的,以日月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而光明不領納處,也有無量偉大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往生那裡的眾生以那光明相互覺知:「先生!往生這裡的其他眾生確實存在。」而這十千世界震動、搖動、顫動,無量神聖的光明,出現於世間,勝過了諸天眾的天威。』大德!……(中略)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阿難!因此,在這裡,請你也憶持這如來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這裡,阿難!如來的受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想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尋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阿難!請你也憶持這如來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世尊的受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想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尋生起[時]他知道、出現[時]他知道、滅沒[時]他知道者,大德!我也憶持這如來的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這就是尊者阿難所說,大師認可。而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尊者阿難所說。
不可思議-未曾有經第三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