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小經

Cūḷasuññata (MN 121)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那時,尊者阿難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國,名叫那軋拉迦的釋迦族人小城市,在那裡,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阿難!現在,我多以空性住而住。』大德!我是否善聽聞、善把握、善作意、善理解它呢?」
「阿難!你確實善聽聞、善把握、善作意、善理解它。阿難!從以前到現在,我多以空性住而住。阿難!猶如這鹿母講堂以[無]象、牛、馬、騾而是空的,以[無]金、銀而是空的,以[無]男女集合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比丘僧團的單一性。同樣的,阿難!比丘不作意村落想、人想後,作意緣於林野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林野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村落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人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林野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村落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人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林野想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人想、林野想後,作意緣於地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地想,明淨、住立、勝解,阿難!猶如公牛皮以百根釘子善擴展而離皺摺,同樣的,阿難!凡這隆起與低窪、河川與難行處、樹的殘株與荊棘處、山與不平處之地,比丘全部不作意後,作意緣於地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地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人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林野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地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人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林野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地想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林野想、地想後,作意緣於虛空無邊處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虛空無邊處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林野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地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虛空無邊處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林野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地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虛空無邊處想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地想、虛空無邊處想後,作意緣於識無邊處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識無邊處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地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虛空無邊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識無邊處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地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虛空無邊處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識無邊處想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虛空無邊處想、識無邊處想後,作意緣於無所有處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無所有處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虛空無邊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識無邊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無所有處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虛空無邊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識無邊處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無所有處想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識無邊處想、無所有處想後,作意緣於非想非非想處想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非想非非想處想,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識無邊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無所有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緣於非想非非想處想的單一性。』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識無邊處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無所有處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緣於非想非非想處的單一性。』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無所有處想、非想非非想處想後,作意緣於無相心定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無相心定,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凡緣於無所有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非想非非想處想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僅緣於這個身體與六處關連的以及緣於生命。』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無所有處想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非想非非想處想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僅緣於這個身體與六處關連的以及緣於生命。』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進入空。
再者,阿難!比丘不作意無所有處想、非想非非想處想後,作意緣於無相心定的單一性,他的心躍入於無相心定,明淨、住立、勝解,他這麼了知:『這無相心定是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他了知:『凡任何被造作的、被思所製造的都是無常的、滅法。』當他這麼知、這麼見時,心從欲的煩惱解脫;心從有的煩惱解脫;心從無明的煩惱解脫,當解脫時,有『[這是]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他這麼了知:『凡緣於欲的煩惱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有的煩惱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凡緣於無明的煩惱而會有的干擾,這裡,那些不存在,只有這個程度的干擾,即:僅緣於這個身體與六處關連的以及緣於生命。』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欲的煩惱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有的煩惱而是空的。』他了知:『這個想的狀態以[無]無明的煩惱而是空的。』『只有這個不空性,即:僅緣於這個身體與六處關連的以及緣於生命。』像這樣,凡在那裡不存在的,據此,他認為它是空的,但,凡在那裡有殘留的,他了知:『這是存在的。』阿難!這樣,這是[他的]如實的、不顛倒的、遍淨的、最高的、無上的進入空。
阿難!凡過去世進入後住於遍淨的、最高的、無上的空性之沙門、婆羅門,他們全都進入後住於這遍淨的、最高無上的空性;阿難!凡未來世將進入後住於遍淨的、最高的、無上的空性之沙門、婆羅門,他們全都將進入後住於這遍淨的、最高無上的空性;阿難!凡現在進入後住於遍淨的、最高的、無上的空性之沙門、婆羅門,他們全都進入後住於這遍淨的、最高無上的空性,阿難!因此,『我們要進入後住於這遍淨的、最高無上的空性。』阿難!你們應該這麼學。」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空小經第一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