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哇得經

Kevaddha [Kevatta] (DN 11)

屋主之子給哇得的事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難陀賣衣者的芒果園中。
那時,屋主之子給哇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屋主之子給哇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那爛陀是成功的、繁榮的、人口眾多的、人群擁擠的、對世尊有淨信的,大德!請世尊令某位比丘作過人法的神通神變,那就好了!這樣,那爛陀將更多量[的人]仰信世尊。」
當這麼說時,世尊對屋主之子給哇得這麼說:
「給哇得!我不教導比丘們這樣的法:『比丘們!來!請你們對白衣在家人作過人法的神通神變。』」
第二次,屋主之子給哇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非攻擊世尊,然而,我這麼說:『大德!這那爛陀是成功的、繁榮的、人口眾多的、人群擁擠的、對世尊有淨信的,大德!請世尊令某位比丘作過人法的神通神變,那就好了!這樣,那爛陀將更多量[的人]仰信世尊。』」
第二次,世尊對屋主之子給哇得這麼說:
「給哇得!我不教導比丘們這樣的法:『比丘們!來!請你們對白衣在家人作過人法的神通神變。』」
第三次,屋主之子給哇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非攻擊世尊,然而,我這麼說:『大德!這那爛陀是成功的、繁榮的、人口眾多的、人群擁擠的、對世尊有淨信的,大德!請世尊令某位比丘作過人法的神通神變,那就好了!這樣,那爛陀將更多量[的人]仰信世尊。』」神通神變
「給哇得!有這三種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教導的神變,哪三種呢?神通神變、記心神變、教誡神變。
給哇得!什麼是神通神變呢?給哇得!這裡,比丘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牆、穿壘、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地上;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以手碰觸、撫摸日月這樣大神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某位對他有淨信的信者看見那位比丘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牆、穿壘、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地上;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以手碰觸、撫摸日月這樣大神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那位對他有淨信的信者告訴某位沒有淨信的不信者:『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沙門的大神通力狀態、大威力狀態,我看見那位比丘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那位對他沒有淨信的不信者對那位有淨信的信者這麼說:『先生!有名叫見達哩的明咒,以那個,那位比丘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變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給哇得!你怎麼想:那位沒有淨信的不信者是否會對那位有淨信的信者這麼說呢?」
「大德!會[這麼]說。」
「給哇得!當我看見關於神通神變的過患時,我因神通神變而羞愧、慚愧、厭惡。記心神變
給哇得!什麼是記心神變呢?給哇得!這裡,比丘告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的心,也告知心所有的,也告知被尋思的:『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
某位對他有淨信的信者看見那位比丘告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的心,也告知心所有的,也告知被尋思的:『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
那位對他有淨信的信者告訴某位沒有淨信的不信者:『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沙門的大神通力狀態、大威力狀態,我看見那位比丘告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的心,也告知心所有的,也告知被尋思的:「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
那位對他沒有淨信的不信者對那位有淨信的信者這麼說:『先生!有名叫摩尼葛的明咒,以那個,那位比丘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的心,也告知心所有的,也告知被尋思的:「你的意是這樣,你的意是像這樣,你的心是像這樣[狀態]。」』
給哇得!你怎麼想:那位沒有淨信的不信者是否會對那位有淨信的信者這麼說呢?」
「大德!會[這麼]說。」
「給哇得!當我看見關於記心神變的過患時,我因記心神變而羞愧、慚愧、厭惡。教誡神變
給哇得!什麼是教誡神變呢?給哇得!這裡,比丘這麼教誡:『你們應該這麼尋思,你們不應該這麼尋思;你們應該這麼作意,你們不應該這麼作意;你們應該捨斷這個,你們應該進入後住於這個。』給哇得!這被稱為教誡神變。
再者,給哇得!這裡,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出現於世間,……(中略)(在簡略中應該如同190-212[譯者按:此指DN.2「更勝妙的沙門果」段落]使之詳細)給哇得!這樣,比丘是戒具足者。……(中略)進入後住於初禪,給哇得!這被稱為教誡神變。……(中略)第二禪……(中略)第三禪……(中略)進入後住於第四禪,給哇得!這被稱為教誡神變。……(中略)他抽出心使轉向智與見,……(中略)給哇得!這被稱為教誡神變。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給哇得!這被稱為教誡神變。
給哇得!這是三種被我以證智自作證後教導的神變。比丘尋求存在的滅之事
給哇得!從前,就在這個比丘僧團中,某位比丘的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入像這樣的定,在定中心中出現通達天[界]的道路,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四大王的天神,抵達後,對四大王的天神們這麼說:『朋友們!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四大王的天神們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四大王比我們四大王的天神更優越、更勝妙,他們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四大王,抵達後,對四大王這麼說:『朋友們!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四大王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名叫三十三天的天神比我們四大王更優越、更勝妙,他們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三十三天的天神,抵達後,對三十三天的天神們這麼說:『朋友們!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三十三天的天神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名叫天帝釋比我們更優越、更勝妙,他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天帝釋,抵達後,對天帝釋這麼說:『朋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天帝釋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名叫焰摩天的天神……(中略)名叫善焰摩的天子……名叫兜率天的天神……名叫滿足的天子……名叫化樂天的天神……名叫善化作的天子……名叫他化自在天的天神……名叫自在的天子比我們更優越、更勝妙,他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自在天子,抵達後,對自在天子這麼說:『朋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自在天子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名叫梵眾天的天神比我們更優越、更勝妙,他們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入像這樣的定,在定中心中出現通達梵天[界]的道路,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梵眾天的天神,抵達後,對梵眾天的天神們這麼說:『朋友們!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梵眾天的天神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有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比我們更優越、更勝妙,他應該知道這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
『朋友們!現在那位大梵天在哪裡呢?』
『比丘!我們不知道往梵天之處、梵天所在之處、梵天在哪裡,比丘!但,如此之相被看見:光明生起,光明出現,梵天將出現,因為這是梵天出現的前相,即:光明生起,光明出現。』
給哇得!那時,那位大梵天出現。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去見那位大梵天,抵達後,對那位大梵天這麼說:『朋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那位大梵天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
給哇得!第二次,那位比丘對那位大梵天這麼說:『朋友!我不問你:「你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嗎?」我這麼問你:「朋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第二次,那位大梵天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我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
給哇得!第三次,那位比丘對那位大梵天這麼說:『朋友!我不問你:「你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嗎?」我這麼問你:「朋友!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給哇得!那時,那位大梵天握著那位比丘的手腕後,帶到一旁,然後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這些梵眾天的天神們這麼知道我:「沒有任何梵天不了知的,沒有任何梵天沒見過的,沒有任何梵天未知的,沒有任何梵天未作證的。」因此,我在他們面前不回答,比丘!我也不知道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無餘滅之處,比丘!因此,在這裡,這就是你的惡作,這就是你的罪過:你越過那位世尊後,在外面來到遍求這個問題的解答,比丘!請你就去見那位世尊,抵達後,請你問這個問題,你應該如世尊為你解答那樣憶持它。』
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我面前。給哇得!那時,那位比丘向我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給哇得!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對我這麼說:『大德!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尋岸鳥的譬喻
給哇得!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位比丘這麼說:『比丘!從前,航海的商人帶了尋岸鳥後,乘船深入大海,當船還看不見岸時,他們放出尋岸鳥。牠飛往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上方、四方的中間方。如果牠看見周圍有海岸,就一直飛去,如果牠看不見周圍有海岸,就回船上。同樣的,比丘!當你遍求這個問題的解答直到梵天世界為止未果時,那時,你回到我的面前,比丘!你不應該這麼問這個問題:「大德!這四大,即: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在哪裡無餘滅呢?」
比丘!你應該這麼問這個問題:
「在哪裡水與地,火與風無立足處?
在哪裡長與短,細與粗、淨與不淨,在哪裡名與色,被破滅無餘?」
在那裡,回答是:
「識是不可見的,無邊的、各方面都光輝的,在這裡水與地,火與風無立足處。
在這裡長與短,細與粗、淨與不淨,在這裡名與色,被破滅無餘,以識的滅,在這裡這[都]被破滅。」』」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屋主之子給哇得歡喜世尊所說。
給哇得經第十一終了。

Kritik dan saran,hubungi : cs@sariputta.com